高僧大德论地理风水
2014-9-18 10:39:09 本站原创 佚名
 
高僧大德论地理风水<转>  

高僧大德论地理风水
 
一.明代宝华山见月律师重视地理风水的实例
 
见月律师身长大、顶有肉髻,依亮如老法师剃度时,得法名读体,号绍如。崇祯九年西元1636年,在保定遭遇兵马驱迫,逃难途中,因感未能实现弘法利生,以「绍如」披剃师之命号,更无法「读」教法身理「体」,不明所诠之理,若「理明则诠忘,犹因标指见月,月见则指泯」,遂改号见月以自惕。
 
见月律师在《一梦漫言》卷下提到﹕「崇祯十四年﹙西元1641年﹚,七月一日松江府超果寺戒期执事圆满,回华山。华山寺宇乃敕建之处,皆内监督理修造,方向未合,故尔常住不兴,寂光(三昧)和尚择期改向,唯铜殿不动,馀皆移转,工费浩繁。…卸瓦运砖,一一莫不以身先之。」
 
「至夜间忆初改向时,和尚吩咐达师等,吾塔将来可建大殿之后。余每见诸方丛林,凡正殿后有塔者,皆不能兴,应先请和尚自订其处。次日至方丈,方便白云,和尚已喜允建寿塔,不知决定建于何处。和尚云,尔等忘了,建在大殿后。余云,曾闻堪舆与和尚论地脉有三转,大转歇一百二十年方兴,中转歇八十年方兴,小转歇四十年方兴。其大殿后是来脉,倘脉转不兴,后人谓塔伤风水,恐有更易,莫若见于龙首之地,以保永远。塔兴则常住兴,常住兴则塔兴。和尚良久乃云,依汝所言,建之龙首。彼时达照师及慧牧上座等侍旁,余云众师已闻和尚亲言,塔不建后,决定建前。」
 
康熙十二年﹙西元1673年﹚建环翠楼时,作记介绍宝华山形胜,即建此楼对振兴丛林的用意,记云:「本山坐向巽乾,穴结其中,龙形起伏,耸秀峰而环绕;虎势蹲踞,镇水口而护卫。林苍翠荫,径曲清幽。使创庐于梁代宝公,敕建铜殿于明季,神庙毘尼,肇阐先师,迨余继席,宏振赫赫,华山海内归仰,虽云人杰地灵,风水不无培补。今于龙虎环交水口间,接构一楼以锁之,俾水出无形,气聚不散,故题之曰“环翠楼”。将为保丛席于永久,而岂例游玩美观也哉!楼之上中以供佛,左右僧居,须遴选精进修行者,一切饮食,听板随众,或德腊尊长,或雨雪有碍,许令行人往取,仍同大众无异,不碍于此。私置烟爨,久久别立门户,恐负初创因缘,所以诫之于前云。时康熙癸丑孟春上元日。」
其中方向未合、择期改向、地脉、来脉、脉转、方兴、龙首、坐向、龙形、虎势、环交水口、水出无形、气聚不散等用词,都是注重风水地理的明证。虽然《佛遗教经》说﹙出家弟子﹚:「持淨戒者,不得……占相吉凶;仰观星宿,推步盈虚;曆术算记,皆所不应。」但是,见月律师深知风水能影响佛寺及僧众之修行,故以他风水上的卓越见地,付出许多贡献,并不拘谨于戒律。
 
二.禅宗大德虚云老和尚重视地理风水的实例

高僧大德论地理风水
《书经》曰:「太保朝至于洛,卜宅,厥既卜得,择经营。」《礼记》也规定:「大夫卜宅与葬日。」即知中国自古官方就设有懂风水的官员。既然中国佛教建筑只是中国建筑的一部分,而兴建中国建筑就必须对〈风水学〉有正确的认识。为了证明中国佛教建筑也重视地理风水,让我们再翻阅一下民国八十六年和裕出版社出版的《虚云和尚自述年谱》。西元1959年禅宗高僧虚云老和尚圆寂,世寿一百一十九,是近代已知最高寿的出家人之一。
 
虚云和尚写《重兴曹溪南华寺记》﹕「万曆二十八年,庚子秋。憨公清山始入山重兴祖庭,意欲填筑龙潭,统一各家方位,纠正山向。越时八载,工程及半,以魔事去,后虽重来,不久示寂。」「寺后横山是象牙,乃本寺之主靠山。」
 
「自憨山挑培以后,历次修缮者,不审山脉,削去靠山,使飞锡桥直冲寺后,形成洗背水,此一忌也﹔龙潭之右小岗,形似象鼻,係寺内之白虎山,挖断数处,包围不密,缺乏遮蔽,此二忌也﹔外往算溪路之山坳,破缺多处,正当北风,又无丛林掩护,此三忌也﹔寺之前后靠山不正,旧日头入山门,即在现今西边大樟树林内,中有深坑。如现今曹溪门前,墓地坵陵起伏,秽积乱藏,坎坷寓目,幽明不安,此四忌也﹔云海楼下之井,名罗汉井,在旧天王殿西边,井右有一高坡,逶迤达天王殿门口,成为白虎捶胸格,此五忌也﹔寺后大山,虽号双峰,其实太弱。更因寺之坐靠,不依正主,以凹洼为背,是以子孙日渐衰弱,云至曹溪,房分只有五家,其数不上十人,不居寺内,各携家眷,住于村庄,耕植牧畜,无殊俗类。
 
……独于其肉身所在道场,区区咫尺之地,辄不及百年而即中落者,虽曰人谋之不臧,要亦未尝非地形之失利。相其阴阳,观其流泉,岩虚语哉﹗云察勘既竟,商诸李公,先定山场,以图展布。
曹溪南华寺是禅宗六祖肉身成道道场,经憨山大师整修七百多年后,竟然沦落如此地步,若非民国三十年冬,再经虚云老和尚重修,可能蒙尘消失了。可怜后代禅师独标「无我、无心、融于大自然、配合大自然、不见形式。」忽视世间有形,却无法照顾后代子孙,呜乎哀哉﹗
为了重修祖庭,虚云老和尚乃「预期十事」,次第进行,其中﹕
 
一. 更改河流以避凶煞,幸一夜之间雷雨大作,水涨平堤,改反弓水为一字桉,莫非神助无法促成。
二. 更正山向以成主题,外闢广场,栽种树木,绿荫翳天,白云覆地,望之俨然一清淨道场。
三. 培山主以免坐空,及筑高左右护山以成大场局,中凿莲池,象鼻之吸水处也。
四. 新建殿堂以式庄严,其方向以坐癸丑向丁未癸丁八度兼丑未线,将与宝林门同一方向,既协定星,复观大壮,堂堂正正,烨然巨观,外像象王之居,中施狮子之座。均显示禅门开悟者虚老精到之处,非不学者所能知悉。
民国三十八年,虚云老和尚一百十岁,回云门装修全堂圣像。云门寺前经虚老「审地为基,配合山川形势,燮理阴阳风水,更正山向,重奠地基,荡扫榛芜,大兴土木,广造梵宇,历时九年﹔中央大雄宝殿坐西北向东南,辛山乙向,正对观音岭,桉山佳胜,诸峰罗列,并有大小旗山,形成贵人拱卫之象,全寺梵宇称合整个天然局势,后座稳靠,前面开展,左右拥护,凶煞尽避,吉向全收。」
又虚云老和尚对鼓山莲公老人圆寂入塔法语曰﹕「择地于白云峰下,石鼓山中,灵祖留下,为古寺基,名曰华严,华上涌出无缝浮图,八面锦秀,最妙第一,亥山子向,兼乾丁亥分金,四界分明,护神围绕,今朝奉莲公老人居此胜幢,一切时中,吉祥如意﹗」亦再再不忘兼顾风水地理,作为奉塔之参考。
 
故知虚云老和尚洞见「主山不正」,是佛法不兴其因之一,即配合山川局势,详加燮理,务求门庭兴盛为要。今见未学、不学者强辞夺理排斥地理环境学的重要,特举虚老之实例以规劝之。

高僧大德论地理风水
中土的左尊右卑
《考工记》云:「天下之地势,两山之间,必有川矣,大川让,必有途矣。」「以多座建筑组合而成的庙宇,通常均取左右均齐之绝对整齐,对称布局。其所注目重者,乃主要中线之成立。……其布置秩序均为左右分之,适于礼仪之庄严场合。」佛寺为庄严道场,且依中土传统习俗,认为「左阳、右阴」,尚左尊东。人之相处时,男左、女右,男尊女卑。中土寺庙、宫殿大门前摆设的石狮,也是左雄、右雌。但天竺佛教则尊右﹙西﹚,《华严经》中〈淨行品〉云:「右绕于塔,当愿众生所行无逆,成一切智」。“释氏每言偏袒右肩,右绕、右跪”,右绕即顺时钟方向绕行。至于安排东西两地的首座祖师或处理社会世俗性质诸事,中土佛寺则两者兼顾,有关弘法之宗教行为事项列于西侧,而属世俗者则位列东侧。故有“左﹙东﹚厨库、右﹙西﹚僧堂”的约定安排。
 
其实,中土的阳宅观念就是把房屋当成人体,人居阳宅久后,习惯性会把心思充塞房屋,如果房屋有缺陷时,就会反射影响人体,以「阳宅拟人化」来兆应吉凶。所谓「人造房屋,房屋造人」,一点不假。习惯来说,我人常用左手守备,以右手攻击或取食物,就饮食席位的安排,主位左边大位是主客席位,右边是次要的客人席位,允许主位客人右手来犯,可以容忍。但右手边如果坐左撇子的客人,挟菜时会与主人右手交错,造成不悦。
 
在中医针灸学上把额前部位名为“明堂”,阳宅大厅(常都是供奉神明、祖先的)望出之前庭也叫“明堂”,这两种学问都是看重明堂的重要。不妨把左手(龙)边心脏靠近的部位,当作守备的警戒处,右手(虎)边是攻击的防御处。那麽阳宅或阴宅主张「智慧尊贵龙方出贵人,宜高、宜动、怕臭;凶神恶煞虎方是劫财,宜低、宜静、怕闹」,应该都是人体生理上适应性的主张。
 
无着.道忠则说:「法堂、佛殿、山门、厨库、僧堂、浴室、西淨为“七堂”。伽蓝,未知何据。各有表相如下:法堂头、佛殿心、山门阴、厨库左手、僧堂右手、浴室左脚、西淨右脚。」这样子的寺院佈置,就是依据八卦理论以及彷人体部位安排的,“淨”是厕所,故摆在西方虎边下脚处。
 
环境不佳会影响修行

高僧大德论地理风水
 
另如“喇嘛教”(Lamaism)有一则修行的故事﹕有位喇嘛(Lama)久修无果,请示上师(Guru)后,上师要他将关房的窗户全部打开,结果真的修成了。初级禅修的人很容易受到环境的影响,若环境不对,大殿偏斜不正,佛法正果不容易达成,虚云老和尚深知此道,故特别重视环境的影响力,新潮的未学者,羞矣﹗
 
《易经》六十四卦第十六〈雷地豫〉卦六二爻:「介」于「石」。不终日。贞吉。以「中正」也。这是先总统蒋公幼名蒋瑞元,后来改名为蒋介石、字中正的依据,可见改名时有高人之意见。笔者同门师兄弟刘居士曾至尼泊尔,参观莲华生大士修行成就的山洞,用“罗经”一测,正是坐雷地「豫」卦,有六五爻“恆不死”之祥瑞,可见中土易卦的科学性极高。
 
三.其他有关佛寺风水的人物介绍

高僧大德论地理风水
 
《江西通志》写:「司马头陀习堪舆家言,历览洪都﹙今江西南昌县﹚诸山,钤地一百七十馀处,迄今犹验。一日至奉新﹙江西奉新县﹚参百丈,曰:『近得湖南一山,乃一千五百善知识所居。』百丈曰:『老僧可住否?』曰:『不可,和尚骨相,彼骨﹙肉?﹚山也。』时华林觉为首座,询之,不许。一见灵祐,曰:『此为山主人也。』后往住山,连帅李景让率众建梵宇。请于朝,赐号『同庆寺』,天下禅学辐辏焉。竟如其言。」
 
司马头陀着有《水法》、《穴法》、《玄关同窍歌》。世传有司马头陀与其徒刘达僧之问答篇为《达僧问答》留世。宋有铎长老者,一名托辜长老,曾为丰城孤罗山圣母庵之住持,精通相地术,自云:「贫纳得神龟点化,又遇邱延翰师门人青衣子师日夜讲究,求其指点,方明理气。」
 
民国初年,曾与弘一大师同任教上海梵王渡圣约翰大学的尤惜阴居士,后出家法号演本,出家前着有《东方之科学宅运新桉》上下册四巨卷、《宅运图解全集》、《人间天眼指南》、《宅运撮要》等书。西元1945年间,新加坡毘卢寺雪山法师至金马崙开山,建三宝寺刹,恭迓演本法师卓锡住持,四众皈仰。
 
演本法师更宏具规模,得王碧莲居士发心赞助,增建「法轮图书馆」于寺后山,该馆俯瞰山色,云霭隐没,气象万千。出家后着作犹多,如《禅家不夜城》、《众福之门》、《提高道风寺风》、《金刚经妙解》、《报恩经》、《修证圆通》、《进化家庭》等等,给菲、暹、星、马等国弟子启示良多。
 
写于五代后汉隐帝乾祐三年﹙西元950年﹚的《风穴七祖千峰白云禅寺记》说:「有乡人魏大丑,收以材石,构成佛堂于此山之西北,镇压风穴,即今之院基是也。」及《三圣山三幕寺事记》写:「然则古人之所谓建寺创刹,以镇山川气脉,而使之祝厘帮家者,尤晓明白矣。」古人都深信靠佛祖的神秘力量,只要建有寺、塔即可改变风水之不利环境。所以,这也是谈及佛寺风水的书籍并不多的原因。
 
明成化十三年﹙西元1477年﹚碑文载:「风穴白云禅寺者,诚禅栖之佳地也,层峦环拱,状若莲花。」又《金陵梵刹志》记栖霞寺说:「寺在摄山,一名繖山。有中峰屹然卓立,迤逦南下,左右环抱如拱。」及《慧因寺志》言:「今南山慧因禅寺后唐天成二年﹙西元930年﹚吴越忠武肃王建,初称慧因禅院。面玉岑、背兔岭,赤山左翼、南峰右踞,箕泉、蛟窗二水合流而南绕于寺门,环转而东北,迴龙桥复出赤山,埠达于西湖。…宋苏东坡建苏堤,欲取土于山以实之,而诸山多石不便畚运,惟赤山纯土滨湖,易于输载。堤成而山已夷而﹙平﹚原矣。形家言去此山,则慧因失其左臂,行不利于兹寺。文忠﹙东坡﹚矢于佛前愿为伽蓝神以护之。命增己像于华光之右,嗣后屡着灵应。」以上是中古禅寺风水选址的例子。

高僧大德论地理风水
 
佛寺建灶之事属俗事,与佛殿或塔本身具有神圣力量不同,故建寺时常会兼顾厨库灶位及开门的风水问题。康熙年间刊印的《地理直指原真》一书提到:「佛寺安灶与俗家作灶同。监斋司不可朝内供奉,须奉祖为吉,如逆供主有口舌,出入忏逆,十三时师不吉。或灶向南,谓顺灶吉,向北谓逆灶凶,并人口不安出忏逆。灶门左右有门冲吉,……不论坐生,只要起造五进为金、木、水、火、土五行,俱全。殊不知土山、金山皆合为是,若木山、水山皆非也。至于开门之法须依八宅周书例。然佛门坎、艮、震、巽、离、坤、兑七﹙坐﹚山可开正门﹙指位中轴线上﹚,惟乾﹙坐﹚山一局,辰、巽、巳三向不可开门。或从青龙首乙位出入,或从白虎首巳﹙疑是辛字之误﹚上开门,谓三福德门最吉。如在辰上开门,主间非、火厄大凶。即如径山﹙寺名,坐乾山﹚山门,向在青龙首乙上开门,后改正门出入,在周书为祸门,果见官非回禄,此最彰明昭着之可证也。…作灶法,须坐北朝南,坎山一局,前左箱作灶。灶坐东向,中官天井谓奉祖灶,大利。坐天井向东谓无情灶。」

高僧大德论地理风水
 
另外深受汉文化影响的高丽国时代,据说有一位桐里山慧哲的衣钵传人道诜,住在智异山的页岭时,跟着一位仙翁「聚沙以研山川逆顺之形式」,而作了一本《道诜祕说》,他说朝鲜半岛之所以分裂为九韩、三韩,更逢内外逆贼不断,主因全在于高丽之山河多负「本主」导致。他视朝鲜半岛如一艘船,山河为其船首、船腹、船尾、船舵及船桨,所以行船时必须顺风满帆,应有「急就」之势。如果要国灾止息,国祚绵长,则必须建寺、造佛、立塔于山川交结之处,以绝天地血脉不调之病根。

高僧大德论地理风水

高僧大德论地理风水
 
 
 
            >>更多
·风水不助贪婪官
·赵朴初慧眼选址     好风水助佛教
·赵朴初慧眼选址 南海观音像安放三亚
·深圳打破风水公司的禁区,表明风水文
·曾祥裕为深圳企业调理风水
·考察珠海斗门张士杰墓随笔
·曾祥裕与港澳风水名师符仁 深入澳门
 
            >>更多
·曾祥裕赴广东化州为福主提供风水服
·曾祥裕赴广东中山堪察阳宅风水
·曾祥裕为珠海投产商厂房选址
·曾祥裕为企业家别墅堪察风水
·大明山 :风水大师钟情的风水山
·曾祥裕赣州 奢华别墅群-星洲湾勘察
·曾祥裕:延安福地风水漫谈
 
 
(一)杨公风水理论基础
1)阴阳五行知识
2)河图洛书、先天八卦和后天八卦知识运用
3)中国风水发展简史
4)晋郭璞《葬书》讲解
5)唐杨筠松《青囊奥语》讲解
6)杨公古法风水入门(含操作规程)
7)唐杨筠松《玉尺经》白话解
8)罗盘知识
9)杨公三合盘以及七十二龙的运用
10)龙水交会内四局和乘外气外四局以十二长生宫的运用...>>查看更多培训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