撼龙经、疑龙经、葬法倒杖
2015-6-16 9:03:03 本站原创 佚名
 
撼龙经、疑龙经、葬法倒杖

唐杨筠松撰

《撼龙经》一卷、《疑龙经》一卷、《葬法倒杖》一卷,旧本题唐杨筠松撰。
筠松不见于史传,惟陈振孙《书录解题》载其名氏。《宋史·艺文志》则但称
为杨救贫,亦不详其始末。惟术家相传以为筠松名益,窦州人。掌灵台地理,
官至金紫光禄大夫。广明中遇黄巢犯阙,窃禁中玉函秘术以逃,后往来于虔州。
无稽之谈,盖不足信也。然其书乃为世所盛传。《撼龙经》专言山龙脉络形势,
分贪狼、巨门、禄存、文曲、廉贞、武曲、破军、左辅、右弼九星,各为之说。
《疑龙经》上篇言干中寻枝,以关局水口为主。中篇论寻龙到头,看面背朝迎
之法。下篇论结穴形势,附以疑龙十问,以阐明其义。《葬法》则专论点穴。
有倚盖撞黏诸说,倒杖分十二条,即上说而引伸之。附二十四砂葬法,亦临穴
时分寸毫厘之辨。案陈振孙《书录解题》有《疑龙经》一卷,《辨龙经》一卷,
云吴炎录以见遗,皆无名氏,是此书在宋并不题筠松所作,今本不知何据而云
然。其《撼龙》之即《辨龙》与否,亦无可考证。然相传已久,所论山川之性
情形势,颇能得其要领,流传不废。亦有以也。旧本有李国木注并所附各图,
庸陋浅俗,了无可取。今并加刊削,不使与本文相溷焉。
须弥山是天地骨,中镇天地为巨物。如人背脊与项梁,生出四肢龙突兀。
四肢分出四世界,南北东西为四派。西北崆峒数万程,东入三韩隔杳冥。惟有
南龙入中国,胎宗孕祖来奇特。黄河九曲为大肠,川江屈曲为膀胱。分肢擘脉
纵横去,气血勾连逢水住。大为都邑帝王州,小为郡县君公侯。其次偏方小镇
市,亦有富贵居其中。大率龙行自有真,星峰磊落是龙身。高山须认星峰起,
平地龙行别有名。峰以星名取其类,星辰下照山成形。龙神二字寻山脉,神是
精神龙是质。莫道高山方有龙,却来平地失真踪。平地龙从高脉发,高起星峰
低落穴。高山既认星峰起,平地两傍寻水势。两水夹处是真龙,枝叶周回中者
是。莫令山反枝叶散,山若反兮水散漫。外山百里作罗城,此是平洋龙局段。
星峰顿伏落平去,外山隔水来相顾。平中仰掌似凹窠,隐隐微微立丘阜。倾从
丘阜觅凹窠,或有勾夹如旋螺。勾夹是案螺是穴,水去明堂聚气多,四傍绕护
如城郭,水绕山还聚一窝。霜降水涸寻不见,春夏水高龙背现。此是平洋看龙
法,过处如丝或如线。高水一寸即是山,低水一寸水回环。水缠便是山缠样,
缠得真龙如仰掌。窠心掌里或乳头,端然有穴明天象。水绕山缠在平坡,远有
冈陵近有河。只爱山来抱身体,不爱水返去从他。水抱应知山来抱,水不抱兮
山不到。莫道高山龙易识,知到平洋失踪迹。藕断丝连正好寻,退卸愈多愈有
力。高龙多下低处藏,四没神机便寻得。祖宗父母数程遥,误得时师皆不识。
凡到平地莫问踪,只观环绕是真龙。念得龙经无眼力,万卷真藏也是空。
北辰一星中天尊,上相上将居四垣。天以太乙明堂照,华盖三台相后先。
此星万里不得一,此龙不许时人识。识得之时不用藏,留与皇朝镇家国。请从
垣外论九星,北斗星宫系几名。贪巨武星并辅弼,禄文廉破地中行。九星人言
有三吉,三吉之余有辅弼。不知星曜定锱铢,祸福之门教君识。
贪狼顿起笋生峰,若是斜枝便不同。斜枝侧顶为破面,尖而有脚号乘龙。
脚下横拖为带剑,文武功名从此辨。横看是顶侧是峰,此是贪狼出阵龙。侧面
成峰身直去,不是为朝便不住。
莫来此处认高峰,道是玄武在其中。亦有高峰是玄武,玄武落处四兽聚。
聚处方为龙聚星,四兽不顾只成空。空亡龙上莫寻穴,纵然有穴易歇灭。
或为关峡似龙形,正身潜在峡中行。时师多向峡中觅,不识真龙断续情。
贪狼自有十二样,尖圆平直小为上。欹斜侧岩倒破空,祸福轻重自不同。欹侧
倾斜斜似侧,平似乘龙侧似直。贪狼似巨倒似空,空似虚岩即似石。问君来此
如何观,我道贪狼非一般。欹是崩崖破是折,斜是边有边不同。侧是面尖身直
去,空是岩穴多玲珑。倒是飞峰偏不正,七者未是贪狼龙。平地卓然顿起笋,
此是尖狼本来性。圆无欹侧四面同,平若卧蚕在高顶。直如决脊引绳来,小似
笔头插高塔。五者方为贪正形,吉凶祸福要详明。
火星要起廉贞位,生出贪狼由此势。若见火星动焰时,看他踪迹落何处。
此龙不是寻常贵,生出贪狼向亦奇。火星若起廉贞位,落处须寻一百里。中有
贪狼小小峰,有时回顾火星宫。世人只道贪狼好,不识廉贞是祖宗。贪狼若非
廉作祖,为官也不到三公。高山顶上如平掌,中分细脉如蛇样。贵龙多是穿心
出,富龙只从傍生上。高山如帐后面遮,帐里微微似带斜。带舞来下如鼠尾,
此是贪狼上岭蛇。带舞下来伸鹤颈,此是贪狼下岭蛇。上岭解生朱紫贵,下岭
须为朽腐家。
大山特起小为贵,小山忽起大为势。高低大小断续行,此是贪狼真骨气。
大抵九星有种类,生子生孙巧相似。剥换方知骨气真,剥换不真皆不是。一剥
一换大生小,从大剥小最奇异。剥换退卸见真龙,小峰依旧贪狼起。剥小如人
换好裳,如蝉退壳蚕退筐。或从大山落低小,或从高峰落平洋。退卸剥换成几
段,十条九条乱了乱。中有一条却是真,若是真时断了断。乱山回抱在面前,
不许一条出外边。只有真龙在帐内,乱山在外却为缠。此龙多从腰里落,回转
余枝作城廓。城廓弯环生捍门,门外罗星当腰着。罗星要在罗城外,此与火星
常作案。火星龙始有罗星,若是罗星不居内。居内名为抱养,又为病跟堕胎山。
罗星若生罗城口,城口皆为玉笋班。罗城恰似城墙势,龙在城中聚真气。罗星
借在城阙间,时师唤作水口山。欲识罗星真妙诀,一边枕水一边田。田中有骨
脉相连,或为顽石焦土间。此是罗星有余气,卓立为星在水边。贪巨罗星方与
尖,辅弼武曲员匾眠。禄存廉贞多破碎,破军尖破最为害。只有尖圆方匾星,
此是罗星得正形。忽然四面皆是水,两册环合郁然青。罗星亦自有种类,浪说
罗星在水边。
巨门尊星性端庄,才离祖宗即高昂。星峰自与众星别,不尖不圆其体方。
高处定为顿笏样。但是无脚生两傍。如此星峰止一二,方冈之下如驱羊。方冈
或如四角帐,帐中出带似飞扬。飞扬要得穿帐去,帐中两角随身张。枝叶不多
关峡少,却有护卫随身傍。带旌带节来拥护,旌节之峰多是双。更有刀剑同护
送,刀剑送后前圆冈。离踪断多处失脉,抛梭马迹蛛丝长。梭中自有丝不断,
蜂腰过处多趋跄。
自是此星性尊贵,护送此星来就体。每逢跌断过处时,两傍定有衣冠吏。
衣冠之吏以圆峰,两傍有脚卫真龙。若是独行无护卫,定作神祠佛道宫。平行
穿珠行数量,忽数又作方峰起。方峰直去如桥扛,背长颇类平尖贪。平尖贪狼
如一字,生在山顶如卧蚕。武曲倒从身中出,贪狼直去如僧参。夹辅护龙次第
列,正龙在内左右函。此龙住处无高垅,间生窝穴隐深潭。独在山峡中间者,
穴落高冈似草庵。四围要高来朝护,前案朝迎亦高舞。却作高穴似人形,按敛
端严似真武。
此龙若行三十里,内起方峰止三四。峰峰端正方与长,不肯欹斜失尊体。
峰上忽然生折痕,此与廉贞何以异。凡起星辰不许斜,更嫌生脚照他家。端峰
若生四花穴,花穴端严要君别。真龙直去向前行,四向谩成龙虎穴。此是武曲
钳峡来,间气来此偶生峡。此龙误了几多人,定来此处说真形。要说四花穿心
过,但看护卫不曾停。尊星自有尊星体,方正为屏将相位。巨门行龙少鬼劫,
盖缘两傍多罗列。水界分处夹龙行,不肯单行走空缺。水界分及乱生枝,枝叶
虽多夹水随。护龙亦自有背面,背后如壁面平夷。平夷便是贴龙体,龙过之时
形怪异。不起尖圆即马旗,攒剑纟番龙归此地。护卫缠绕如打围,重重包裹外
山归。至令巨门少关峡,护送无容左右离。明堂断定无斜泻,横案重重拜舞低。
平贪覆巨圆武曲,尖圆方整不能齐。三星尖圆方整处,向此辩别无狐疑。识龙
须识辨疑处,识得真龙是圣师。
禄存之形如顿鼓,下生有脚如瓜瓠。瓜瓠头前有小峰,此是禄存带禄处。
大如螃蟹小蜘蛛,此是禄存带杀处。杀中若有横磨敛,此是权星先出武。
大龙大峡百十程,宝殿龙楼去无数(峡口微平曰殿)。忽履仁等入长垣(长
坦如城),万仞不围君莫顾。痴师偷眼傍睥睨,晓者默然佯不睹。若然尖脚乱
如茅,唤作蚩尤旗爪距(天上有蚩尤旗星)。小圆带禄围本身,将相公侯出方
虎。
大抵星辰嫌破碎,不抱本身多作怪。端正龙神须无破,丑恶龙神多破败。
怪形异穴出凶豪,杀戮平民终大坏。草头作乱因此山,赤族诛夷偿命债。只缘
龙上有枪,贼旗倒仄非旌幛。旌幢对对端正立,独立欹仄名□枪。顿鼓微方似
武曲,武曲端正下无足。有足周围真禄存,圆尽方为武曲尊。龙家最要仔细辩,
疑似乱真分背面。背似面非岂有真,此是禄存大移转。凹处是面凸是背,作穴
分金过如线。凡看星辰看转移,转移须教母顾儿。枝分派别有真种,忽作瓜蔓
无东西。十里半程无冈岭,平阳砂碛烟尘迷。到处君须看水势,水势莫问江与
溪。只要两源相夹出,交琐外结重重围。禄存好处落平洋,大作方州小镇县。
坪中时复乱石生,或起横山或梭面。此处或有辅弼形,辅弼无枝禄生辨,禄是
帝车第二星,也主为文也主兵。
九星行龙皆要禄,最要夹贪兼巨轴。或从武曲左右起,此等贵龙看不足。
若逢此星远寻穴,莫向高山寻促局。若遇九星相夹行,只分有足并无足。燕云
不岭出九关,中带禄存三吉山。高山峡里多尖秀,也有圆禄生孱岩。君看山须
分种类,乱指横山作正班。禄破二星形无数,也有正形落低处。也有低形上垅
头,杂乱分形君莫误。形在高岭为高形,山顶上生禄存星。形在平洋山卓立,
顶矮脚手亦横平。顶上生形顶必正,平地生形脚乱行。请君看我细排列,祸福
皆从龙上生。
第一禄存如顿鼓,脚手对对随身去。平行有脚如剑芒,旌节幡幢排次序。
此等星辰出大江,中有小贪并小巨。辅弼侍从左右生,隔岸山河远相顾。此是
龙身作州县,雄据十州并一路。忽然诸山作垣局,更求吉水为门户。若得吉水
为门户,万水千山不须做。
第二禄存如覆釜,脚法如戟周回布。有脚方为真禄存,无脚方为禄堆巨。
此星定是有威权,白手成家积巨富。
第三禄存鹤爪布,两短中长龙出露。出露定为低小形,隐隐前行忽蹲踞。
有穴必生龙虎巧,丑陋穴形龙不住。
第四禄存肋扇具,脚手又似扛丝势。此龙只好结神坛,另有星峰生秀气。
第五禄存如悬鹑,破碎箕帚折无数。此星便是平行星,星平生枝自顶分。此龙
只去平中作,桡掉回来斩关做,高山大峡开三路。
第六禄存落平洋,势如巨浪横开张。他星亦有落平者,此星平地亦飞扬。
脚摆时复生巨石,石色只是黑与黄。两傍请看随龙峡,长短大小宜推详。护龙
转时看他落,落处当随水斟酌。右转皆右不参差,左转皆左无驳杂。朝迎指正
真穴形,左右高低君莫错。禄存鬼形如披发,虽曰众多势如掠。
第七禄存如长蛇,左右无护无拦遮。此龙目作贵龙从,枕在水边自横斜。
第八禄存在高顶,如载兜鍪有肩领。渐低渐小去作穴,定作窝钳极端正。此龙
号为八贵龙,捉穴真时最昌盛。
第九禄存如落花,片片段段水夹砂。不作蛟潭为鬼穴,定作罗星水口遮。
天下山山有禄存,或凶或吉要君分。莫道禄存全不善,大为将相公侯门。
要知五岳真龙落,半是禄破相参错。大行顶上马耳峰,禄存身上贪狼龙。泰山
顶上有石观,上有月亭高一半。此是禄存上有贪,如此高峰孰能判。海中洲渚
亦有山,君如论脉应难言。不知地脉连中国,远出山形在海间。集出青齐为东
岳,过尽平阳大江壑。地络连延气势生,涧水止龙君莫错。我观破禄满天下,
九星分变无识者。君如识得禄存星,珍宝连城贵无价。
文曲正形蛇行样,若作淫邪如撒网。此星柔顺最高情,形神恰似生鳝样。
问君如何生此山,定出廉真绝体上。问君如何寻绝体,本宫山上败绝气。问君
如何寻本宫,宝殿之下初出龙。认得星峰初出面,看得何星细推辨。九星皆挟
文曲行,若无文曲星无变。变星便看何星多,多者为主分恶善。文曲星柔最易
见,每遇旺方生侧面。侧面成峰身直行,直去多如丝杂线。此星山骨少星峰,
若有星峰辅弼同。平地蛇行最为吉,半顶娥眉最得力。若有此星连接生,女作
宫嫔后妃职。男家因妇得官班,又得资财并美色。凡起星峰必有情,自然连接
左右生。若是无峰如鳝样,死龙散漫空纵横。纵饶住处有穴形,社坛神庙血食
腥。若是作坟并建宅,女插花枝逐客行。男人破家因酒色,女人内乱公讼庭。
变出瘵痨鬼怪病,令人冷退绝人丁。
困龙坪下数十里,忽然卓立星峰起。左右前后忽逢迎,贪巨武辅取次生。
只得一峰龙便活,娥眉也变弼形。平行虽云变辅弼,只是低平少威力。若得尊
星生一峰,便使柔星为长雄。男人端貌取科第,女人主家权胜翁。大抵寻龙少
全格,杂出星峰多变易。弼星似巨辅似文,长短高低细辨识。莫道凶龙不可裁,
也有凶龙起家国。盖缘未识间星龙,贪中有廉文有弼。武有破军间断生,禄存
或有巨武力。十里之中卓一峰,小者成大弱成雄。此星龙家间星法,大顿小伏
为真踪。一山便断为一代,看在何代生间断。便向此星定富贵,困弱生旺随星
峰。困弱这龙无气力,死鳝烟炮入砂砾。千里百里无从山,独自单行少妆拾。
君如识得间星龙,到处乡村可寻觅。龙非久远少全气,易盛易衰非人力。
廉贞如何号独火?此星得形最高大。高山项上石嵯峨,伞折犁头裂丝破。
只缘尖焰耸天庭,其性炎炎号火星。起作龙楼并宝殿,贪巨武曲因此生。古人
深识廉贞体,唤作红旗并曜气。此星威烈属阳精,高焰赤黑峰头起。高尖是楼
平是殿,请君来此细推辨。乱峰顶上乱石间,此处名为聚讲山。聚讲既成即分
去,分宗拜祖迢迢路。寻踪寻迹更寻儿,龙来此处最堪疑。却来此处横生嶂,
形如帐幕开张样。二重入帐一重出,四重五重如巨浪。嶂中有线穿心行,帐不
穿心不入相。帐幕多时贵亦多,一重只是富豪样。两帐两幕是真龙,帐里贵人
最为上。帐中隐隐仙带飞,带舞低垂主兴旺。天关地轴两边迎,异石龟蛇过处
往。高山顶上有池水,两边夹得真龙行。问君高顶何生水,此是真龙顶上气。
楼殿之上水泉生,水还两处两边迎。真龙却向泉中过,也有单池在傍抱。单池
终不及两池,池若倾崩反生祸。池平两水夹又清,此处名为天汉星。天汉天潢
入阁道,此星入相居天庭。更有卫龙在高顶,水贴龙身入深井,更无水出可追
寻,或有蒙泉如小镜。看他辞楼并下殿,出帐耸起生何形。应星生处别立形,
此是分枝劈脉证。祖宗分了分兄弟,来此分贪识真性。分贪之处莫令差,差谬
一毫千里迥。笋峰贪狼纵横计,钟釜枕梭武辅弼。方峰是为巨门程,最要来辨
嫡庶行。嫡庶不失出帐形,便是龙家五吉星。廉贞恶石众所畏,不晓真阳火里
精。此龙多向南方落,北上众山惊错愕。低头敛衽山朝来,莫向他方妄参错。
凡是星峰皆有石,若是土山全无力。廉贞独火气冲天,石骨棱层平处觅。
廉贞不生吉星峰,定隔江河作应龙。朝迎必应数百里,远望鼓角声冬冬。
凡见廉贞高耸石,便上顶头看远迹。细认真龙此处生,华盖穿心正龙出。此龙
最贵难寻觅,五吉要耸华盖出。此等真龙不易逢,华盖三峰品字立。两肩分作
两护龙,此是兄弟同祖宗。兄弟便为缠护龙,前迎后送生雌雄。雌若为龙雄作
应,雄若为龙雌听命。问君如何辨雌雄,高低肥瘠瘦不同。低肥为雌雄高瘠,
只求此处识踪迹。
随龙身上有正峰,时作星峰拜祖宗。但看护送似回龙,又有迎龙如虎踞。
随龙山水皆朝揖,狐疑来处失踪迹。水口重重生异石,定有罗星当水立。罗星
外面有山关,上生下生细寻觅。盖缘罗星有真假,真假天然非人力。罗星旁水
便生石,罗星端正最高职。
廉贞多生顾祖龙,祖龙远远是朝峰。更有鬼脚回顾处,护送须生十数里。
送龙之山短有后,抱山不抱左右手。缠龙缠过龙虎前,三重五重福延绵。缠多
不许外山走,那堪长远作水口。护送托龙若十全,富贵双全真罕有。寻龙千万
看缠山,一重缠是一重关。关门若有千重锁,定有王侯居此间。廉贞已具贪狼
内,更述此篇为详载。有人晓得红旗星,远有威权近凶怪。权星斩砍得自由,
不统兵权不肯体。若遇廉贞不起石,脚下也须生石壁。石壁是背面是平,平处
寻龙出踪迹。贪巨武辅弼星行,出身生处是真星。博龙换处有九段,此是公侯
将相庭。红旗气雄威武在,行兵出师骇妖怪。权星威福得自转,纵入文阶亦武
威。廉良一变贪巨武,文武全才登宰辅。廉贞不作变换星,洁身乱伦弑君父。
武曲星峰覆钟釜,钟釜之形有何故。钟高釜矮事不同,高即为武矮为辅。
二者虽然皆吉星,大小不容有差互。武曲端严富贵牢,辅弼随龙厚薄取。真龙
若行五六程,临落之时剥辅星。如梭如印如皎月,三三两两牵联行。前关后峡
相引从,峡若多时龙猛勇。博到辅星三四重,仔细来此认龙踪。贪巨若无辅弼
落,高岭如何住得龙。虽然辅弼是入穴,作穴随形又不同。穴随土峰作钳乳,
形神大小随龙宗。圆龙忽然长拖脚,恐是鬼龙如覆杓。覆箕仰掌是鬼龙,莫来
此处失真踪。请君细认前头穴,莫使参前失后空。
问君何以知我落,看他尾后圆峰作。问君知我如何行,尾星摇动不曾停。
前官后鬼须细辨,鬼克我身居后面。官星克我在前朝,此是龙家官鬼现。真龙
落处阴阳乱,五行官鬼无相战。水龙博到火龙出,鬼在后头官出面。坎山来龙
作午丁,却把地罗差使转。此是阴阳杂五行,不是龙家官鬼辨。龙家不要论五
行,且从龙看分脉上。龙夺脉时是鬼气,鬼气不归龙上行。大抵正龙无鬼山,
有鬼不出半里间。横龙出穴必有鬼,送跳翻身穴后环。鬼山若长夺长气,鬼短
贴身如抱拦。问君如何谓之鬼,主山背后撑者是。分枝劈脉不回头,夺我正身
少全气。真龙穴后如有鬼,山短枝多为雉尾。此是真龙穴后星,星辰亦有尖圆
体。正龙穴后若有鬼,只只回头来护卫。若不回头卫本身,此是空亡歇灭地。
问君何者是空亡,穴后卷空仰瓦势。便从鬼上细寻觅,鬼山星峰少收拾。真龙
身上护卫多,山山多情来拱揖。护卫贴体不敢离,中有泉池暗流入。要识真龙
鬼山短,缘有缠龙在后股。既有缠龙贴护身,不许鬼山空散漫。鬼山真去投江
海,真龙气绝散漫多。如戟如矛乱走去,包裹无由奈他何。龙若无缠又无送。
纵有真龙不堪用。护缠多爱到穴前,三重五重福绵延。一重护卫一代富,护卫
十里宰相地。两重亦作典砖城,一重只出丞簿尉。鬼山亦自有真形,形随三吉
辅弼类。九星皆有鬼形样。不类本身不入相。贪狼鬼星必尖小,武曲鬼星枝叶
少。多作圆峰覆杓形,撑住在后最为妙。巨门坠珠玉枕形,贪作天梯背后生。
一层一级渐低小,虽然有脚无横行。巨门多为小横岭,托后如屏玉几正。弼星
作鬼如围屏,或从龙虎后横生。横生瓜瓠抱穴后,金斗玉印盘龙形。辅星多为
独节鬼,三对平如写王字。三对两对相并行,曲转护身皆有意。廉文破禄本是
鬼,不必问他穴后尾。破禄廉文多作关,近关太阔为散关。关门是局有大小,
破禄三星多外拦。禄星无禄作神坛,破星不破为近关。善论大地论关局,关局
大小水口山。鬼山形向横龙作,正龙多是平地落。平地势如蜈蚣行,却长便如
桡棹形。停棹向前穴即近,发棹向后龙未停。桡棹向后忽峰起,定有真龙居此
地。只看护托回转时,朝揖在前拜真气。大抵九星皆有鬼,相类相如各有四。
四九三十六鬼形,识鬼便是识真精。问君如何谓之官?朝山背后逆拖山。此是
朝山有馀气,与我穴后鬼一般。官星在前鬼在后,官要回头鬼要就。官不回头
鬼不就,只是虚抱无落首。龙穴背后有衣裙,此是关阑多舞袖。虽然有袖穴不
见,官不离乡任何爱。真气聚处看明堂,明堂里面要平阳。明堂里面停猪水,
第一宽平始为贵。侧裂倾堆撞射身,急泻崩腾非吉地。请君未断左右山,先向
明堂观水势。明堂亦有如锅底,横号金船龙虎里。直号天心曲御阶,马蹄直兮
有曲势。明堂要似莲花水,荡归左位长公起。荡归右处小公兴,若居中心诸位
贵。大抵明堂横为贵,其次之玄关锁是。荡荡直去不回头,虽似御阶非吉地。
明堂要如衣领会,左纽右衤贵方为贵。或是曰陇与山脚,如此关阑真可喜。忽
然横前无关锁,地劫风吹吉利。请君来此细消详,更分前官并后鬼。左胁生来
笏样,右胁生来鱼袋形。方长为象短为水,小巧是金肥是银。看此样形临局势,
中间乳穴是为真。
赐带鬼形如瓜瓠,二条连移左转去。回头贴来侍从官,前案横交金玉盘。
玉盘赐将金盘相,左右在人心眼上。重数如多赐亦多,一重数是金屏带。二重
是屏三金带,横转穴前官转大。子孙三代垂鱼袋,右上三鱼虎身外。三代子孙
赐金带,三重横盘龙外生。四重即是赐金玉,重数如多福最深。此是龙家赐带
鬼,莫将龙向左边临。玉几方屏武曲形,身后是几几外屏。几屏须要问先后,
未有屏先几后生。几屏如在后头托,此是公侯将相庭。破军星峰如走旗,前头
高卓尾后低。两傍失险落坑陷,壁立反裂形倾欹。不知此星出六府,上有三台
远为祖。然后生出六曜星,贪巨禄文廉武辅。三台星辰号三阶,六星两两鱼眼
挨。双尖双圆如贪巨,却在绝顶双安排。双尖定出贪狼去,双圆生出武曲来。
上台中台下台出,行到六府文昌台。文昌六星如偃月,穿星六星似环。平顷上
头生六星,六处微堆作凹凸。凹中微起似六星,生出九星若排列。
破军皆受九星变。逐位生峰形象现。山形在地水在天,真气下感祸福验。
尊星顿起真形了,枝叶皆是禄存占。尊星虽云有三吉,三吉之余有辅弼。不知
三吉不常生,有处观来无一实。盖缘不识破军星,星说走旗拖尾出。走旗拖尾
是真形,若出尊星形变生。与君细论破军体,逐一随星种类名。贪狼破军如顿
起,一层一级名天梯。顶尖冲前有岩穴,伸顶犹如鸡作啼。顶头有带下岩去,
引到平处如蛛丝。欲断不断马迹过,东西有显梭中丝。三吉之星总如此,此处
名为吉破地。过坪过水皆如是,定有泉塘两夹随。贪下破军巨门去,去为垣局
不须疑。巨门破军裂十字,顶上微圆欹侧取。势如啄木上高枝,直上高崖石觜
露。此星出龙生鼎足,瓜甲岩若鸡距。此龙富贵生王侯,五换六移出宰辅。
禄存破军在平顶,两胁蛇行肋微露。前如大木倒平洋,生干生枝叶无数。
叶中生出嫩枝条,又作高峰下平地。当知为穴亦不远,护送不来作神宇。
武曲破如破橱柜,身形臃胀崩形势。前头走出鸡伸颈,岭上下来如象鼻。
一高一下脚不尖,作穴乳头出富贵。破军廉贞高崔嵬,水流关峡声如雷。辅星
破军如幞头,两傍有脚如抛球。弼星破军如鲤跃,行到平中一时卓。三三两两
平中行,直出身来横布脚。为神为庙为富贵,只看缠护细斟酌。缠多便是富贵
龙,缠少只为钟鼓阁。
九星皆有破禄文,三吉之形辅弼尊。平行穿珠巨贪禄,阑掉尖拖是破军。
吉星之下无不吉,凶星之下凶所存。况是凶龙为不穴,只是闲行引过身。纵然
有穴必是假,假穴如何保久存。时师只来寻龙脉,来此峡内空低蹲。便指缠护
为真气,或有远秀出他村。便说朝山朝水好,下了凶事自入门。只缘不识真龙
出,前面必出星辰尊。尊星沾了死龙骨,换了破军廉禄文。破军忽然横开张,
帐里戈旗出生旺。此龙出作将军形,前遇溪流为甲仗。破禄形象最为多。枝蔓
悬延气少平。不为尖刀即剑戟,不作蛇行即掷梭。出逢六秀方位上,上与六气
横天河。六气变而生六秀,凶星到此亦消磨。凶星消磨生吉气,定有星辰巨浪
波。此是神仙绝妙法,不比寻常格地罗。
与君略举大形势,举目一望皆江河。天下江山几万重,我见破军到处是。
禄存文曲辅弼星,低小山形总相类。只有高山形象殊,略举大纲与君议。昆仑
山脚出阗颜,只只脚是破军山。连绵走出瀚海北,风俗强悍人粗顽。生儿三岁
学骑射,骨鲠刚方是此间。山来陇石尖如削,尽是狼峰更高卓。此处如何不出
文,只为峰多反成浊。高山大陇峰多尖,不似平原一锥卓。行行退卸大散关,
百二山河在彼间。大缠大护到函谷,水出黄河如阙环。低平渐渐出熊耳,万里
平阳渐渐低。大梁形势亦无山,到此寻龙何处是。识得星峰是等闲,平处寻龙
最是难。若无江流与淮水,渺渺茫茫不见山。河流冲决山断绝,又无石骨又无
脉。君若到彼说星峰,一句不容三寸舌。黄河在北大江南,两水夹行势不绝。
行到背脊忽起峰,兖州东岳插天雄。分枝劈脉钟灵气,圣贤多在鲁邦中。自古
英雄出西北,西北龙神少人识。紫微垣局太微宫,天市天苑太行东。南龙高枝
过总顶,黑顶二山雪峰盛。分出泰川及汉川,五岭分星入桂连。山行有断脉不
断,直至江阴大海边。海门旺气连闽越,南水两夹相交缠。此是海门南脉络,
货财文武相交错。何处是贪何处文?何处辨认武曲尊?寻龙望气先寻脉,云雾
多生是龙脊。春夏之交与二分,夜望云霓生处觅。云霓先生绝高顶,此是龙楼
宝殿定。大脊微微云自生,雾气如岚反难证。生寻雾气识正龙,却是枝龙观远
应。此是神仙寻地法,百里罗城不为远。知此然后论九星,要识九星观正形。
因就正龙行脚处,认取破禄中间行。天下山山有破禄,破禄交横有地轴。禄存
无禄只为关,破军不破只为阑。关阑之山作水口,必有罗星在水间。大河之中
有砥柱,四川之口生滟。大姑不姑彭蠡前,采石金山作门户。更有焦山罗杀石,
虽是罗星门不固。此是大寻罗星法,识者便知愚未悟。吾若论及破军星,多是
引龙兼作护。大龙虽要大破军,小龙夹乱破禄文。廉贞多是作龙祖,辅弼随龙
富贵生。廉贞若高龙不出,只是为应廉为门。请君看此州县间,何处不生水口
山。水口关阑皆破禄,无脚交牙如叠环。或有横山如卧虎,或作重重如瓜瓠。
禹凿龙门透大河,便是当时关水处。大行走出何中府,河北河南关两所。大河
北来曲射东,西山作水如眠龙。马耳山枕大江口,绝无脚手为神妙。灵壁山来
截淮河,更无一脚如横过。海门二山锁二浙,两山相合如环缺。文廉生脚锁缁
流,横在水中为两截。大关大锁龙千里,定有罗星横截气。截住江河不许流,
关住不知多少地。小罗小锁及小关,一州一县须有阑。十阑十锁百十里,定有
王侯居此间。乡落罗星小关锁,枕水如戈石横卧。但看无脚是关阑,重数多少
分将佐。君如能识水口山,便识天戈并禄破。
左辅正形如幞头,前高后低大小球。伸舒腰长如杖鼓,后大前小驼峰侔。
下有两脚平行去,或在武曲左右游。此龙如何近武曲,自是分宗为伯叔。分宗
定作两贵龙,此与他星事不同。武曲两傍必生辅,不似他星变形去。左辅自有
左辅形,方峰之下如卓斧。此是武曲辅星形,若是真辅不如此。真龙自作贵龙
身,璞头横脚高低去。高顶高峰圆落肩,忽然堆起如螺卵。又如梨栗堆簇繁,
顶上累累山结顶。断定前送深入垣。
要知此星名侍卫,入到垣中最为贵。东华西华门水横,水外四围列峰位。
此是垣前执法星,却分左右为兵卫。方正之垣号太微,垣有四门号天市。紫微
垣外前后门,华盖三台前后卫。中有过水名御沟,抱城屈曲中间流。紫微垣内
星辰足,天市太微少全局。朝迎未必皆真形,朝海拱辰势如簇。千山万水皆入
朝,入到怀中九回曲。入垣辅弼形微细,隐隐微微在平地。右卫左卫星傍罗,
辅在垣中为近侍。右弼一星本无形,是以名为隐曜星。随龙博换隐迹去,脉迹
便是隐曜行。只缘飞宫有九曜,因此强名右弼星。天下寻辅知几处,河北河南
只三四。更有终南泰华龙,出没为垣尽如此。南来莫错认南岳,虽有弼星垣气
弱。却有回龙辅大江,水口三峰卓如削。此龙俗云多辅星,又随塞垣入沙漠。
两京嵩山最难寻,已被前人曾妄作。东西垣局并长江,中有黄河入水长。后山
屏帐如负,下瞰泰淮枕水乡。辅弼隐曜入大梁,却是英雄古战场。大河九曲曲
中有,辅弼九曲分入首。夫人识得左辅星,识得之时莫开口。如何识得左辅星,
次第生峰无杂形。天门上头生宝殿,宝殿引生凤楼横。楼中千万寻池水,水是
真龙楼上气。两池夹出龙脊高,池中崩倾非大地。地中实是辅弼星,只分有迹
与无形。有形便是真左辅,无迹便是隐曜行。纵然不大也节钺,巨浪重重不堪
说。巨浪是帐帐有扛,扛曲星峰巧如缺。扛星便是华盖横,曲处星峰不作证。
证出贪巨禄文廉,武破周而复始定。天戈直指破军路,此是天门龙出序。若出
天门是正龙,不出天门形不真。一形不具便减力,次第排来君莫误。自贪至破
为次第,颠倒乱行龙失序。一剥一换寻断处,断处两傍生拥护。旌幢行有盖天
旗,旗似破军或斜去。看他横带如巨浪,浪滚一峰名出帐。帐中过去中央行,
不出中央不入相。星形备具入坦行,怪怪奇奇入天象。我到京师验前说,帝垣
果有星罗列。南北虽短东西长,东华水绕西华冈。水从阙口复来朝,九曲九回
朝帝阙。前星俨若在南上,周召到此观天象。上了南冈望北冈,圣人卜宅分阴
阳。北冈峙立天门上,分作长垣在两傍。垣上两边分九个,两垣夹帝中央坐。
要识坦中有帝星,皇都坐定甚分明。君若要识左辅宿,凡入皇城辨坦局。重重
围绕八九重,九重之外九重复。重出复岭看辅星,高山顶上幞头横。低处恰如
千官入,载弁横班如覆笠。仔细观来真不同,应是为垣皆富局。辅为上相弼次
相,破禄宿卫廉次将。文昌分明是后宫,武曲贪狼帝星样。更有巨门最尊贵,
唤作极星事非诳。三垣各有垣内星,凡是星峰皆内向。垣星本不许人知,若不
明言恐世迷。只到京师君便识,重重外卫内垣平。此龙不许时人识,留与皇家
镇国家。请从九曜寻剥龙,剥尽粗龙寻细迹。要识真龙真辅相,只看高低幞头
样。若是辅星自作龙,隐行不识真形象。若还三吉去作龙,随龙变形却不同。
贪狼多类品字立,武巨圆方三个峰。三峰节节随身转,中有一峰是正面。两傍
夹者是辅星,大小尖圆要君辨。此龙初发在高山,高处生峰亦生瓣。肩瓣须明
似幞头,衮衮低来是辊球。平行鲤鲫露背脊,有脚横排如覆笠。若是降楼并下
殿,节节如楼下剥换。贪下剥换如抛球,尖处带脚如龟浮。此是下岭方如此,
上岭逆行推覆舟。尖圆若是品字立,世人误作三台求。禄存剥换蜈蚣节,微微
短脚身边立。文曲梭中带线行,曲曲飞梭草藏迹。廉下变为梳齿形,梳齿中央
引龙脊。徘徊幞头如改换,行当平中断复断。破军之下夹两枪,若作天戈如走
电。乱行失序出头来,又似虎狼行带箭。缠多便作断吉龙,若是无缠为道院。
弼星本来无正形,形随八曜高低生。要识弼星正形处,八星断处隐藏处。
隐藏是形名隐曜,此是弼星最要妙。抛梭马迹线如丝,蜘蛛过水上滩鱼。惊蛇
入草失行迹,断脉断迹寻来无。脉是尊名右弼星,左右随龙身上行。行龙之时
有辅弼,变换随龙看踪迹。君如识得右弼星,每到垣中多失迹。博龙失脉失迹
时,地上失弦琴背觅。若识弼星隐曜宫,处处观来皆是吉。此星多吉少傍凶,
画为藏形本无实。藏形之时神杀藏,却是地中暗来脉。此地平阳千百程,不然
彼处却是弼。坪中还有水流坡,高水一寸即是阿。只为时师眼力浅,到彼茫然
无奈何。便云无处寻踪迹,直到有山方认得。如此之人岂可言?有穴在坪原自
失。只来山上觅龙虎,又要圆头始云吉。不知山穹落平去,穴在坪中贵无敌。
痴师误了几多人,又道葬理畏卑湿。不知穴在水中者,如此难凭山泉湿。盖缘
水涨在中央,水退即同干地力。且如两淮平似掌,也有州军落巢沥。也有英雄
在彼中,岂无坟墓与宫室?只将水注与水流,两水夹流是龙脊。非惟弼曜在其
中,八曜入坪皆有踪。前篇有时说平处,平里贪狼皆一同。时师识尽真龙胍,
方知富贵与丰隆。
贪狼作穴是乳头,巨门作穴窝中求。武曲作穴钗钳觅,禄廉梳齿犁钅辟头。
文曲穴来坪里作,高处亦是掌心落。破军作穴似戈矛,两傍左右手皆收。定有
两山皆护卫,不然一水过横流。辅星正穴燕巢仰,若在高山挂灯样。落在低平
是鸡巢,纵有圆头亦凹象。此是博换寻星穴,寻穴随龙细辨别。龙若真兮穴亦
真,龙不真兮少真穴。寻龙虽易裁穴难,只为时人昧剥山。剥龙换骨星变易,
识得疑龙穴不难。古人望龙知正穴,盖将失龙寻换节。识得龙家换骨星,富贵
令人无歇灭。
寻龙且用依经诀,好把星峰细辨别。龙行上应三吉星,儿孙世代产贤哲。
次第发出有尊卑,初龙小巧真龙拙。一起一伏名差殊,变换之中分骨节。有乳
有节足安坟,气候潜藏寻取穴。吉星之下节目奇,凶星之下节目劣。崩洪节目
最为强,气脉相连无断绝。
龙星自有真峰应,雌山低弱雄山胜。行龙虽贵骨节奇,入穴须教骨节称。
不欲山曲如反弓,不欲山直如伸颈。吉星吉兮凶星凶,不由人使由天定。时师
未识七星形,为作歌兮切须听。
贪狼一木势尖强,鬼星秀丽足文章。或然丫角牙丫起,明经魁选细推详。
七峰八峰磊落去,龙图学士富文章。左穿右博烈笔阵,行龙旌节如旗抢。其间
定有神灵应,或然世代生王侯。若作天马腾跃起,富虽不巨盈千仓。若作牙笋
攒地面,文武官显居朝堂。不世富贵驰声誉,更兼福禄寿而昌。
巨门一土少人知,端正秀丽如蛾眉。有时覆月出天外,有时隐隐生平夷。
挺生英杰事明主,忠良正直如皋夔。悬锺顿起高耸起,富贵兼全声闻美。牛奔
象舞势勇猛,授钺阃外无复疑。忽然垒垒空碧,小更良兮高更奇。斯地勿论富
与贵,神仙出世同安期。肥厚遥长子孙远,势若短尖多亏盈。
武曲之星号一金,卓圭立笏高千寻。定主兵权富韬略,登坛既拜夷狄饮。
棱层高耸立屏障,文华秀发称儒林。簇簇楼台高且壮,危岩古怪当天地。此地
葬之勿犹豫,世代荣贵辉古今。便以方冠清且巧,三五相连罗碧岑。子孙聪明
复秀丽,芝兰庭砌何森森。
禄存一土君切忌,丑恶崩欹不绵媚。高峰孤起如拈拳,低山卑湿如牛鼻。
或若棺材随水流,或若死尸卧平地。自然亏缺不足看,疾病颠狂遭劓刈。儿孙
佣懒走他州,淫欲奸偷总连累。
文曲一水何孤单,生枝生足如蜒蚰。乱花丘垅不接续,三三五五飞翩翩。
也似惊蛇初出草,也如鹅颈榨流泉。坑溪反背无收拾,纵然收拾还挛拳。此地
葬这主游荡,男不忠兮女不贤。
廉贞独火大凶灾,高尖丑恶空崔嵬。生枝发足桃符起,首尾分张两畔开。
形似垛甲势分列。质不清兮浊似血。毛发焦枯气脉散,水流滞急声如雷。瘟死
尽兼官祸,败国亡家真可哀。
破军二金招凶恶,山猛阴阳各差错。峰峦突兀乱石冈,不然破碎连基凿。
也作竹篙马鞭势,也作兵戈与绳索。左崎右险举头看,入穴葫芦块然落。明堂
倾陷水潺潺,龙虎二山伸两脚。若犯此星甚乖张,当代儿孙见销铄。辅弼常随
七星转,多在明堂左右见。有时脱体醮清波,形势或作阑圈西。或见龟蛇或见
鱼,迎山连接如丝线。山厚山肥人多丰,山薄山走人奸贱。须教闭密不通风,
莫令大开水流溅。
三盖吉星随龙入,磊落岩形卓立。或作高峰势插天,或在明堂皆顿集。或
在水口相举连,或在辅弼山头立。或然隐隐在溪坑,胎息成龙势藏蛰。大成州
郡产英豪,小作乡村兼镇邑。定知世代禄绵绵,文韬武略精传习。
七星变化无穷极,体样相同人未识。四维八干十二枝,博换化身百千亿。
本自二源分派殊,不得明师述大惑。但将分受细推寻,何用劳心更劳力。凶祸
之星凶祸生,福德之星招福德。造化元来指掌间,此是神仙真法则。
疑龙何处最难疑,寻得星峰却是枝。关峡从行并护托,矗矗枪旗左右随。
干上星峰金不作,星峰龙法近虚词。与君少释狐疑事,干上寻龙真可据。干龙
长远去无穷。行到中间阳气聚。面前山水又可爱,背后护龙皆反背。君如就此
问疑龙,此是干龙迎送队。譬如赍粮适千里,岂无顿宿分内外。龙行长远去茫
茫,定有参随部位长。凡有好山为干去,枝龙尽处有旗枪。旗枪也是星峰作,
圆净尖方高更卓。就中寻穴穴却无,干去未休枝早落。
枝龙身上亦可裁,半是虚花半是胎。若是虚花无朝应,若是结实护送回。
护缠尚要观叠数,一叠回来龙身顾。莫便将为真实看,此是护龙叶交互。三重
五重抱回来,此就枝龙腰上做。干龙尤自随水去,护送迢迢不回顾。正龙身上
不生峰,有峰皆是枝叶送。君如见此干龙身,的向干龙穷处觅。君如寻得干龙
穷。二水相交穴受风。风吹水劫却非穴,君如到此是疑龙。请君看水交缠处,
水外有山来聚会。翻身顾母顾祖宗,此是回龙转身处。宛转回龙是挂钩,未作
穴时先作朝。朝山皆是宗与祖,不举千里远迢迢。穴前诸官皆拜揖,千源万派
皆朝入。此是寻龙大法门,两水夹来皆转揖。
寻龙何处使人疑,寻得星峰却是枝。枝中乱来无正穴,真龙到处又疑非。
只缘不识两边护,却爱飞峰到脚随。飞峰斜落是龙脚,脚上生峰一达卓。真龙
平处无星峰,两边生峰至难捉。背斜面直号飞峰,此是真龙夹从龙。一节生峰
一节插,两节虽长号宽峡。峡长绕出真龙前,背后星峰又可怜。到此狐疑不能
识,请向正龙寻两边。两边起峰为护从,正龙低平最贵重。星峰两边转前揖,
揖在穴前为我用。问君州县正身龙。大浪横江那有峰。起峰皆是两边脚,去为
小穴为村落。如此寻龙看两边,两边生脚未尝偏。正身绕却中央去,禄破文廉
多作关。关门是为有大小,破禄二星外为拦。禄存无禄作神坛,破军不破作近
关。要寻大地寻关局,关局大小水口山。
大凡寻龙要寻干,莫道无星又无换,君如不识枝干龙,每见于龙多诞漫。
不知斡长缠亦长,外山外县山为伴。寻龙千里远迢递,其次五百三百里,先就
舆图看水源,两水夹来皆有气。水源自是有长短,长作军州短作县。枝上节节
是乡村,干上时时断复断。分枝劈脉散乱去,干中有枝枝复干。凡有枝龙长百
里,百里周围作一县。百里各有小于龙,两水峡来寻曲岸。曲岸有水抱龙头,
抱处好寻气无散。到此先看水口山,水口交牙内局宽。便就宽容平处觅,左右
周围无空阔。断然有穴在此处,更看朝水与朝山。朝水与龙一般远,共祖同宗
来作伴。客山千里来作朝,朝在面前为近案。如有朝迎情性真,将相公候立可
断。
寻得真龙不识穴,不识穴时总空说。识龙识穴始为真,下着真龙官不绝。
真龙隐拙穴难寻,惟有朝山识幸心。朝若高时高处点,朝着低时低处针。朝山
亦自有真假,若是真时特来也。若是假时山不来,徒爱尖圆巧如画。若有真朝
来入怀,不必尖圆如龙马。惟要低昂起伏来,不爱尖倾直去者。直去名为坠朝
山,虽见尖圆也是闲。譬如贵人背面立,与我情意不相关。亦有横列为朝者,
若是横朝似衙嗜。前山横过脚分枝,枝上作朝首先下。首下作峰或尖圆,双双
来朝列我前。大作排牙小作列,如鱼骄头蚕比肩。朝馀却去作水口,与我后缠
两相凑。交牙护断水不流,不放一山一水走。
到此寻穴定明堂,明堂横直细推别。横城宽抱有垣星,更以三垣论交结。
交结多时垣气深,交结少时垣局泄。长垣便是横朝班,局心便是明堂山。钩铃
垂脚向垣口,北面重重尊圣颜。大抵山形虽在地,地有精光属星次。体魂在地
光在天,识得星光真精艺。明堂惜水如惜血,穴里避风如避贼。莫令穴缺被风
吹,莫使溜牙遭水劫。问君如何辨明堂,外山抱里内平洋。也有护关亦如此,
君若到此细推详。时师每到关峡里。山水周围秀且丽。踌躇四顾说明堂,妄指
横山作真地。不知关峡自周围,只是护关堂泄气,泄气之法妙何观,左右虽回
外天拦。此是正龙护关峡,莫将堂局此中看。与君细论明堂样,明堂须要之玄
放。明堂远曲如绕绳,远在穴前须内向。内向之水抱身横,对面抱来弓带象。
上山下来下山上,中有吉穴随形向。
形若真时穴始真,形若不真是虚诳。虚诳之山看两边,两边虚空亦如然。
外缠不转内托返,此是贵龙形气散,龙虎背后有衣据,此是官关拜舞袖。虽然
有袖穴不见,官不离乡任何受。贵龙行处有毯褥,毯褥之龙富贵局。问君毯褥
如何分,龙下有坪如鳖裙。譬如贵人有拜席,又如僧道坛具伸。真龙到穴有泅
褥,便是枝龙山富足。此是神仙识贵龙,莫道肥龙多息肉。瘦龙虽是孤寒山,
也有瘦龙出高官。肥龙须作贵龙体,也有肥龙反凌替。问君肥瘦如何分,莫把
雌雄妄轻议。大戴亦当有此言,溪谷为牧低伏蹲。冈陵为牡必雄峙,不知肥瘦
有殊分。汉儒以山论夫妇,夫山高峻妇低去。此是儒家论尊卑,便是龙家雌雄
语。大抵肥龙要瘦护,瘦龙也要肥龙御。瘦龙若有咽褥形,千里封候居此地。
敢将禹迹来问君,舆图之上要细论。寻龙论脉尤论势,地势如何却属坤。
若以山川分两界,黄河川江两源派。其中有枝济与河,淮汉湘水亦长源。干中
有枝枝有干,长者入海短入垣。若以斡龙会大尽,太行喝石至海孺。又有高山
入韦领,又分汝颖河流吞。南干分枝入海内,河北河东皆不背。葱领连绵入桂
连,又入衡阳到江边。其间屈曲分臂去,不知多少枝叶繁。又分一派入东海,
又登竭石会为垣。一枝分送人海门,干龙画在江阴坟。若队斡龙为至贵。东南
沿海天中草。如河坦星不在彼,多在枝龙身上分,到波枝干又难辩,枝上多为
州与县。京都多是在中东。海岸山穷风荡散。君如要识枝干龙,更看疑龙中下
卷。
虽然已识枝中干,长作京都短作县。枝中有干干有枝,心里能明口能辨。
只恐寻龙到此穷,两水夹来风荡散。也有方州并大邑,直到水穷山绝献。也有
城隍一都会,深在山原隈僻畔。今日君寻到水穷,砂砾坦然缠护窜。右寻无穴
左无形,无穴无形却寻转。寻转分枝上觅穴,惟见纵横枝叶乱。也识转唤也识
缠。也识护托也识缠。只是弧疑难捉穴,穴若假时无正案。到此之时心生疑,
若遇高明能剖判。为君决破之疑心、枝干乱时分背面。假如两水夹龙来,便看
外缠那边回。缠山缠水回抱处,背底缠山缠水隈。护缠亦自有大小,大小随龙
长短来。龙长缠护亦长远,龙短缠护亦近挨。大抵缠山必回转,莫把明堂向外
裁。曲转之形必是面。只恐进山塞不开。寻得缠护分明了,更看落头寻要妙。
缠出缠水如衣屏,向前宽阔看多少。缠水缠山作案山。只恐明堂狭不宽。山回
水抱虽似面,浪打风吹岩壁寒,请君来此看背面,水割石岩龙背转。若是面时
宽且平,若是背时多陡岩。面时平坦中立穴,局内必定朝水缓。萦纡怀抱入怀
来,不似背变风荡散。君如识得背面时,枝干寻龙无可疑。宽平大曲处寻穴,
此为大地断无疑。详看朝迎在何处,中有横过水城聚。背后缠水与山回,相合
前朝水相随。后缠抱来结水口,前头生脚来相凑。两山丙不作一关,更看罗星
识先后。罗星亦自有首尾,首逆上头尾拖水。如此地穴与寻龙,不落空户与失
踪。秤定上下左右手,的有真龙在此中。忽然数山皆逼水,水夹数山来相从。
君如看到护送山。上坡下坡事一同。无疑上坡是真穴,看来下坡亦藏风。二疑
更看上下转,山水转抱是真龙。夹龙自上亦作穴,此处恐是双雌雄。虽作两穴
分贵贱,分高分下更分中。也有真形无朝水,只看朝山为近侍。朝水案外暗循
环,此穴自非中下地。吸爱案山逼水转,不爱顺流随水势。顺流随水案无力,
此处名为破城里。若是逆水作案山,关得处垣无走气。也有真形无朝山。只要
诸水聚其间。汪汪万顷明常外,内局周回如抱环。钩钤键闭不漏泄,内气无容
外气残。外阳朝海拱辰入,内气端然龙虎安。枝干之龙识背面,位极人臣世袭
官。
总饶已能分背面,面得宽平背崖岩。假如两水夹龙来、屈曲翻身势大转。
一回顿伏一翻身,一田转换一回断。两边皆有山水朝,两边皆有水抱岩。两边
皆有穴形真,两边皆有穴形真,两边皆有山水案。两边朝迎皆可观,两边明堂
皆入选。两边缠护一般来,两手下边皆回转。此山背面未易分。心下狐疑又能
判。不应两边皆立穴。大小岂容无贵贱。只缘花穴使人疑。更看护身脚各辩。
莫来此处谈真龙。两水夹来龙必转。逆转之龙有鬼山,鬼山拖脚皆后环。识得
背面更识鬼,识鬼之外更识官。大凡干龙行尽处,外山隔水来相顾。干龙若是
有鬼山,回转向前宽处安。凡山大曲水大转,必有王候居此间。也有干龙夹两
水,更不回头直为邀。只是两护必不同,定有护关交结秘。干龙行尽若天鬼,
须看众水聚何处。众水聚处是明堂,左右交牙锁真气。如此明堂虽是真,锁结
交牙诚可贵。
问君疑龙何处难,两水之中必有山。两山之中必有水,山水相夹是机源。
假如十条山同聚,必有十水归一处。其间一水是出门,九山同来作门户。东行
看西西山好。西上看东东山妙。南山望见北上山,山奇水秀疑似间。北上看见
南山水,矗矗尖奇秀且丽。君如遇见此处时,两水夹来何处是?与君更为何分
别,先分贵贱星罗列。更须参究龙短长,又看顿伏星善良。尊星不青为朝见,
从龙虽来挠掉藏。贵龙重重出入账,贱龙天帐空雄强。十山九水难同聚,贵龙
居中必异常。问君如何分贵贱,真龙不肯为朝见。凡有星峰去作朝,此龙骨里
福潜消。譬如吏兵与臣仆,终朝跪起庭前杖。那有精神立自身,时师只说同关
局。朝山护送岂无穴,轻重金与贵龙别。龙无贵贱只论长,缠龙远出前更强。
若徒论长不论贵,缠龙有穴反为艮。中恐寻龙易厌口,虽有眼力无脚力。
若不穷源论祖宗,也寻顿伏识真踪。古人寻龙寻顿伏,盖缘顿伏生尖曲。
曲转之徐必生枝,枝上必为小关局。譬如人行适千里,岂无解鞍并顿宿。顿宿
之所虽未住,亦有从行并部曲。顿伏移换并退卸,却看山面何方下。移换却须
寻回山,山回却有迎送还。迎送相从识龙面,龙身背上是缠山。缠山转来龙抱
体,此中寻穴又何难。古人建都与建邑,先寻顿伏识龙关。升虚望楚与涉懒,
此是寻顿与山面。降观于桑与降原,此是寻伏下平田。度其夕阳挨以日,南北
东西向无失。乃涉南冈景于京,此是望穴识龙形。险彼百泉观水去,陈彼溶原
观水聚。或险南冈与太原,是寻顿伏非苟然。古人卜宅贵详审,经旨分明与后
传。龙已识真无可疑,尚有疑穴费心思。大抵真龙临落穴,先为虚穴贴身随。
穴有乳头有钳口,更有平坡无左右。亦有高峰下带垂,更有昂头居陇首。也曾
见穴在平洋,四畔周围无高冈。也曾见穴临水际,俗人见穴无包藏。也曾也穴
如仄掌,却与仰掌无两样。也曾出穴直如枪,两水射胁自难当。更有两山合一
气,两水三山同一场。君如识穴不识怪,只爱左右抱者强。此与俗人无以异,
多是葬在虚花里。虚花左右似有情,仔细辨来非正形。虚穴假穴更是巧,仔细
看来无甚好。怪形异穴人厌看,如何子孙世袭官。只缘怪形君未识,识得裁穴
却无难。
识龙自合当识穴,已在《变星篇》内说。恐君疑穴难取裁,好向后龙身上
别。龙上生峰是根口,前头结穴是花开。根口若真穴不假,盖从种类生出来。
若不随星识根种,妄随虚穴凿山隈。请君孰认《变星篇》,为钳为乳为分别。
高低平地穴随身,岂肯妄下钳乳穴?穴若不随龙上星,断然是假不是真。请君
更好旧坟覆,贪星是乳巨钤局。
外县京国多平洋,也有城邑在高岗。淮甸州县在水尾,夔峡山岭是城隍。
随他地势看高下,不可执一拘挛也。千万随山寻穴形,此说断能辩真假。冀州
壶口落低下,盖缘辅弼为垣马。太原落处尖似枪,盖缘廉破龙最长。建康落在
坡平地,盖缘辅弼星为体。太原平坦古战场,熊耳为龙星可详。长安帝垣星外
峙,巨武竹龙生出势。京师落在垣局中,狼星夹出巨门龙。太行走入河中府,
入首连生六七存。入首虽然只是山,落处却在回环间。此与窝钳无以异,只在
大小识形难。
我观星辰在龙上,预定前头穴形象。为钳为乳或为坡,或险或夷或如掌。
历观龙穴无不然,大小随形无两样。此是流星定穴法,不肯向人谩空诳。更有
二十八舍间,星穴裁之最为上。大凡识星方识龙,龙神落穴有真踪。真踪入穴
有形势,形势真时寻穴易。若不识形穴难寻,左右高低如何针?且如龙形有几
样,近水近山随物象。如蛇如虎各有穴,形若真时穴可想。龙有耳角与腹肠,
鼻颡如何却福昌。虎有鼻唇并眼耳,肩背如何却出贵?
看他形象宛在中,最是朝山识正龙。高低只取朝山定,莫言三穴有仙踪。
千里来龙只一穴,正者为优旁者劣。枝上有穴虽有形,不若干龙为至精。龙从
左来穴居右,只为回来方入首。龙从右来穴居左,只为藏形如转磨。高山万仞
或低藏,看他左右及外阳。左右低时在低处,左右高时在高冈。朝山最是龙正
穴,不必求他金尺量。正穴当朝必有将,有将便宜为对向。穴在南时北上寻,
穴在北时南上望。朝迎矗矗两边摭,向内有如鸡见蛇。对面正来不倾仄,才方
移步便欹斜。只将对将寻真穴,将若真时穴最佳。
乳头之穴怕风缺,风若入来人绝灭;必须低下避风吹,莫道低时鳖裙绝。
钳穴如钮挂壁隈,惟嫌顶上有水来;钗头不圆多破碎,水倾穴内必生灾。仰掌
要在掌心里,左右挨排恐非是。窝形须要曲如窠,左右不容少偏陂;偏陂不可
名窠穴,倒仄倾摧祸奈何!尖枪之穴要外裹,外裹不牢反生祸;外山抱裹穴如
枪,左右抱来尖不妨。山来雄勇势难竭,便是尖形也作穴。只要前山曲抱转,
针着正形官不绝。穴法至多难具陈,识得龙真穴始真。
真形定是有真案,三百余形穴穴新。太凡寻穴非一样,降势随形合星象。
譬如铜人针炙穴,穴的宛然方始当。忽然针灸失真机,一指隔差连命丧。大凡
立穴在人心,心眼分明巧处寻。重重包裹莲花瓣,正穴却在莲花心。真龙定是
有真穴,只为形多难具说。朝迎护从亦有穴,形穴虽成有优劣。朝迎若是有真
情,此是真龙断不疑。朝迎逆转官星上,小作星形分别枝。虽然有穴非大器,
随形斟酌事随宜。
大凡有形必有案,大形大穴如何断?譬如至尊坐明堂,列班排牙不撩乱。
出人短小与气宽,皆是明堂与案山。明堂宽阔气宽大,案山逼迫人凶顽。案来
降我人慈善,我去伏案贵人贱。龙形若有云雷案,人善享年亦长远。虎蛇若遇
蛤与狸,虽出武权势易衰。略举些言以为例,请君由此细寻推。周家农务起后
稷,享国享年延八百。秦人关内恃威权,蚕灭诸侯二世绝。此言虽大可喻小,
嵩岳降神出申伯。大抵人是山川英,天降圣贤为时生。祖宗必定有山宅,占得
山川万古灵。
△一问抱养及僧道嗣续疑龙如何?
问君葬者乘生气,骨骸受福荫遗体。此说尚有一可疑,抱养之儿非己子。
僧道嗣续是外来,如何却也能承继?与君详论古人言,举此大略非徒然。骨骸
受气荫遗体,此理昭我不容议。却将僧道并抱养,辨论如何同己子。此说诚然
是可疑,固宜穷理细寻推。人家生出英豪子,便是山川锺秀气。山川灵气降为
神,神随主者家生人。此山此穴认为主,即随香火降人身。古人尝有招魂葬,
招魂天人可为样。招魂葬了祀事严,四百年间汉家旺。何拘骸骨葬亲生,只要
祀事香火明。亦有四五百年祖,棺椁骸骨化为土。子孙千百尚荣华,人指此山
谁是主。此山此穴有主者,神灵只向此家住。山川秀丽来为嗣,岂虑其家无富
贵?山川日夜有朝迎,生出为人亦如是。乃知抱养与亲生,同受生灵无以异。
故人接花接果义,与此相参非与是。后母却荫前母儿,前母亦荫后母子。只缘
受恩与受养,如同所生并同气。以此言之在继承,只与香火无衰替。乃知招魂
与抱子,僧道相承皆类此。
△二问公位疑龙如何?
问公如何分公位,父母生时无少异。间或生时有爱憎,死后何由别荣悴?
譬如一木同根生,一枝枯悴一枝荣。荣者芳日夜长,悴者日就枯槁形。此后遂
有公位议,分长分中分少位。爱憎之说起于心,荣枯之说归于地。心有爱憎死
却无,地有肥硗此近似。东根肥即东枝荣,西枝硗云西枝瘁。要知此说未为当,
似是如非当究理。左长前中右少位,此说当初自谁起。请君来此细排详,因别
长男中少位。震为长子居左方,坎为中男坐来冈;艮为少男坐东北,干统三男
居坎傍;坤为地母西南位,长女东南中午地;兑为少女在西方,此是乾坤男女
位。若以此法论阴阳,男居左傍女西厢。中子后龙中女向,自有次第堪推详。
爰自萧梁争公位,却以玉鹅埋震地。震为长子起春宫,遂起争端谋玉器。公位
之说起于斯,断以长震中居离。少居兑位四同长,五与二位分毫厘。六与少男
无差别,七与长男同共说。八与五位共消详,九与三男排优劣。此是河图分九
宫,上远一四七相同。中元二五八同位,下位三六九连此。后来执此为定议,
只就河图分次第。
△三问公位盛衰疑龙如何?
问君公位虽能别,或盛或衰是何说?也有先盛后来衰,也有衰尽复萌孽。
此理如何合辨明,时师廖以水宫折。不知年久世成深,岂有长盛无休歇?山川
之秀虽盘固,气盛气衰有时节。代代长盛者无他,后来接续得吉多。衰者后来
无救助,年深气歇渐消磨。凡言公位勿固执,先看其人数代祖。新旧数坟皆是
真,新者必为旧者助。如是之家世民昌,福禄未艾不可量。是真不必问大小,
积小成大最为妙。是者一坟非者多,纵有大地力分了。譬如杯水救薪火,水少
火多难救祸。是多非少反成吉,譬如众水成江河。岂无一穴分公位,不取众坟
参合议。大地难得小易求,积累不已成山丘。众坟合力却成大,人说小地生公
侯。那堪大地有数穴,世世公侯不休歇。凡观巨室着姓家,必有大地福无涯。
子孙百世虽分散,内有救地多荣华。一穴大地荫十世,小地千坟亦如是。骐骥
千里迸一日,驽马十驾亦追至。图大不得且思次,此事当为知者议。
△四问阳宅阳宅疑龙如何?
问君阳宅要安居,此与安坟事一如。人家无坟有善宅,宅与阴地力无珠。
大凡阳宅性穴小,穴小只宜安坟妙。小穴若为轮奂居,气脉伤残俱凿了。况是
子孙必众多,渐次分别少比和。一穴裂而为四五,正偏前后岂无讹?大凡阳宅
要穴大,宽阔连绵又平伏。前头横玉面前宽,可为市井于内外。如此方为阳宅
居,窄小难容君莫爱。
△五问阳宅阳地大小如何?
问君阴阳有两宅,古人此事要分别。吕才详论有成书,论己分明无别说。
要知居止只要势,水抱山朝必有气。忽然陡泻朝对倾,破碎斜倾非吉地。下手
回环朝揖正,坐主端严无返柄。纵饶小大也安和,住得百年家业盛。葬穴宜小
居穴大,葬穴侧立居穴宽。
△六问主客山疑龙如何?
问君主客皆端正,两岩尖圆两相映。主是三山品字安,客亦三山形一般。
客山上见主山好,主山上见客山端。此处如何辨宾主,只将水抱便为真。水城
反背处为客,多少时师误杀人。凡观疑穴看堂局,堂局真处抱身曲。忽然平过
却如何,即以从缠分部属。缠送护托辨假真,朝山无从托龙身。朝山直来身少
曲,真龙屈曲不朝人。
△七问形真假疑龙如何?
问君龙固有枝干,识得枝中干分乱。故为干上忽生枝,枝上连生数穴随。
此是枝龙间旺气,譬如瓜蔓始生枝。分枝枝上连生子,生子之形必相似。或如
人形必数穴,禽兽之形必同列。凡为形穴必两三,盖缘气类总如一。是故流形
去结实,连生种类配偶匹。蛇形必定有雌雄,虎形相配无单只。大山峡里莫寻
蛇,恐是高山脚溜斜。若是真蛇有鼠蛤,如无鼠蛤是虚花。或是蜈蚣出面来,
亦有蚰蜒为案砂。大山猛勇莫言虎,恐是朝迎为主住。重峰拜舞似虎行,若是
真虎无阙屏。更有肉堆狮子案,如无此案是朝迎。凡辨真假易分判,若是假穴
无真案。若是真形案必真,人形人物两相亲。兽形降伏如贪噬,禽形必有条为
系。龙形云雷象近水,月形星案前陈起。凡是真形有真案,试以类求当识算。
△八问干作枝衰疑龙如何?
问君前经论贵贱,上是侯藩次州县。干龙多是生王侯,枝作干龙亦蕃衍。
此说分明尚有疑,试举一说为君辨。前言盛衰固有为,枝上又生数条枝。节节
为龙自有穴,已作未作气自随。胡为上作下必歇,亦有下作上必衰。既饶气脉
相连接,自有气脉非相依。如何盛衰尚关属,为君决此一狐疑。盖小枝龙气脉
短,又出小枝无转换。随龙附气气不长,大势上连枝上干。干头未作枝先兴,
枝上未作干先荣。枝上未作干后作,干长枝短力难争。恰似一瓶生数嘴,嘴小
口大生水利。不从口出嘴长流,口若尽倾嘴无水。又如大树生小枝,小枝易瘦
大枝肥。大枝分夺全气去,小枝不伐自衰赢。更看新作与旧作,年年深浅自可
知。
△九问穴有花假疑龙如何?
问君前论穴难寻,唯有朝山识幸心。高低既以朝为定,真穴自可高低计。
只缘前后有花假,假穴在后亦堪下。花穴多生连案前,朝山对峙亦如然。若将
前相为证验,前后花假便不偏。到此令人心目乱,更有一说与人宣。假穴断然
生在后,龙虎虽端涯必溜。穴中看见龙虎回,外面点检山丑走。花穴如何生在
前,盖缘连臂使其然。连臂为案横生穴,案外有脚铺茵毡。其间岂无似穴者?
但见外朝尖与圆。疾师误认此花穴,不知真穴秘中垣。前花后假人少识,此法
元来秘仙籍。景纯虽然不着书,今日明言不容惜。花穴最是使人迷,后龙断妙
朝又奇。如何使人不牢爱,只有一破余皆非。案山必然向里是,花穴无容有回
势。朝山只有顶尖圆,定有脚手丑形随。若登正穴试一看,呼吸四围无不至。
又有花穴无人知,龙虎外抱左右飞。盖缘正穴多隐秘,或作钗钳或乳垂。龙虎
数重多外抱,龙上看虎左右归。虎上见龙左右抱,或从龙虎上针之。不知止穴
尚在内,凡是穴郛曲即非。曲是抱里非正穴,请君以此决狐疑。
△十问博换疑龙如何?
问君寻龙莫失踪,三吉自有三吉峰。前去定作贪狼体,时时回顾火星宗。
及至剥入辅弼去,犹作小峰顾祖宗。如何变星剥换了,却与前说事不同。盖缘
干龙行千里,一剥一换一峰起。由贪入巨入禄文,次第变入廉武里。破军尽变
入辅弼,每星十二大盘屈。蛇行鹅顶鹤爪分,失落低平骏马奔。如此行来又数
程,博换变易又前行。前行直到藩垣里,四外有山关水至。低平尚有辅弼形,
此是入垣寻至止。干龙行不问祖宗,枝上顾祖却不同。干上剥换节节去,枝上
落穴必顾宗。干龙一变少亦九,多者或至十二重。一星十二节始变,周而复始
换头面。贪尖巨方小卧蚕,如此周围换尽贪。换贪若尽即入巨,亦如贪狼数节
去。多至十二少九变,却变禄星分台去。禄存节数如贪巨,换了文廉又至武。
博换若周即转星,辅星三四弼起程。弼星入手必平漫,辅星入首多曲形。此是
变星变尽处,变尽垣城四外迎。凡观一星便观变,识得变星知近远。远从贪起
至破军,换尽龙楼生宝殿。虽然高耸却不同,还是尖峰高山面。一博一换形不
同,岂可尽言顾祖宗?君如识得变星法,千里百里寻来龙。谁人识得大龙脊,
山正好时无脚力。裹费不惜力不穷,其家世代腰金紫。凡看变星先看断,断处
多时星必变。如此断绝曲屈行,高入青冥变鹤形。鹤形渐低必断绝,断绝复起
是变星。却从变星辨贪巨,或是廉文武禄存。只以变星逆求程,识得变星节数
法。不必论程穷脚力,只从变尽至弼星。岂愁不识得垣城?
辅弼入垣星既晓,缠送护托皆明了。如何尚有傍明星,此星能明最精妙。
左侍右卫形如何,此龙生处苦无多。除却天池并夹辅,高山顶生有平波。天地
之水满则溢,侍卫之水随龙入。深入坎井不闻声,恰似尾闾没无疏。道是天地
又却非,二山环合使人疑。不知龙自不央过,两边侍卫贴身随。要在前侍并后
卫,只有一丛贴身体。正龙高枝侍卫低,前池未满后池继。看来彷佛似天地,
只有流泉活处低。或由田源水入次,或有干窠如环随。两池相逐前后卫,两池
相夹左右同。此是贵龙亲待卫,高处是首低是尾。只观水流与不流,水若深潜
是卫气。龙身若有此真形,一百里外垣城生。分垣远去似不顾,垣穷尽处面前
横。垣中横水从中过,远缠如带五里生。坦前外列如打围,坦气足时无缺破。
垣前水直入垣来,曲转东西垣亦开。却有随龙小溪涧,弯环抱体常低徊。横城
水绕太微势,直朝射入紫垣气。百源来聚天市垣,一水抱曲是天园。更有天苑
内无润,却有大水环三边。平洋宛然是紫气,河中河曲是天市。关中只是天苑
垣,伊洛亦合是天肆。京师华盖是前星,东京三水入中庭。燕山最高象天市,
天市碣石转抱萦。太行之东有天市,马耳峰上有侍卫。长江环外有三结,三结
坦前水中列。中垣巳是帝王州,只是垣城气多泄。海门环合似天市,天目天池
生侍卫。万里飞腾垣外色,海外诸峰补垣气。盛衰长短固有时,亦是山川积气
围。略举诸垣与君说,更有难言谁得知?上相次相既列上,上将次将必也两。
上卫次卫必居中,所论卫龙合天象。山川之气上为星,星辰列次应出形。仰观
星象储察理,卫龙内坚随龙行。只是贴身不关峡,以此可见天地情。略言侍卫
贴龙体,详别流星入无底。卫山环合夹龙身,此是垣关常紧闭。屠龙不如且抵,
多龙少却成痴。大言无当下士笑,或笑或取吾何辞。
附:变星篇
疑龙尽说总无疑,直龙藏幸便宜知。识得真龙结作处,岂逃真假干兼枝。
贪狼一变巨门星,星方磊落如屏形。顿笏顿钟如顿鼓,辅弼随行变禄存。禄存
带禄为异穴,异穴生成鹤瓜形,鹤爪之形两边短,一距天然撑正身。此是禄存
带禄处,长短之穴为正形。起顶或成衣冠吏,短短低生左右臂。左臂短如插笏
形,右臂短如佩鱼势。时师至此多狐疑,却嫌龙虎不缠卫。也有龙虎两头尖,
左纽右纽休要嫌。也有龙虎生石觜,时师到此何曾喜。也有穴在大石间,也有
穴在深潭里。也有左长右枝短,也有左短右枝长。也有主山似牛轭,也有前案
如拖枪。世俗庸师多不取,那知异穴生贤良。有如贪狼变文曲,撒网之形非碌
碌。撒网之形似牛皮,不着绯衣多食禄。有如贪变破军相,天梯隐隐如旗样。
旗山若作盖天旗,旗下能生君与相。有如破军变贪狼,贪狼入穴如拖枪。拖枪
之穴人嫌丑,只缘缠护两山长。贪变廉贞梳齿样,长枝有穴无人葬。人言龙虎
不归随,那知葬了生公相。变作辅星〔下有缺文,字数不详〕变星篇,但是阴
阳地理仙。凡遇龙神都照破,只缘心镜已昭圆。
认太极
穴场金鱼水界。圆晕在隐微之间者,为太极。上是微茫水分,下是微茫水
合。合处为小明堂,容人侧卧,便是穴场。有此圆晕则生气内聚,故为真穴,
立标枕对于此而定。无此者,非也。若晕顶再见一二半晕如初三夜月样者,名
曰天轮,影有三轮者,大地也。
分两仪
晕间凹陷者为阴穴,凸起者为阳穴,是谓两仪。就身作穴者为阴龙,宜阳
穴;另起星峰作穴者为阳龙,宜阴穴,皆有饶减。或上截凸起,下截凹陷,或
下截凸起,上截凹陷,或左右凹凸相兼者,为二气相感,则取阴阳交媾之中,
升降聚会之所,不用饶减。
求四象
四象者,脉息窟突也。脉是晕间微有脊,乃少阴之象;息是晕间微有形,
乃少阳之象;窟是晕间微有窝,乃太阴之象;突是晕间微有泡,乃太阳之象。
四象作居,葬有四法:脉穴当取中定基,息穴当剖开定基,窟穴当培高定基,
突穴当凿平定基。
脉缓者,用盖法:当揭高放棺,以盖覆为义;脉急者,用粘法:当就低放
棺,以粘缀为义;脉直者,用倚法:当挨偏放棺,以倚靠为义;脉不急不缓而
横者,用撞法:当取直放棺,以冲撞为义。已上四法,高山阳龙用之。
息之缓而短者,用斩法:当近顶放棺,以斩破为义;息之不缓不急而长者,
用截法:当对腰放棺,以裁截为义;息之低者,用坠法:当凑脚临头放棺,以
坠堕为义。已上四法,高$山阴龙用之。
窟之狭者,用正法:当中心放棺,以中正为义;窟之阔者,用求法:当迎
气放棺,以求索为义;窟之深者,用架法:当抽气放棺,四角立石,以架阁为
义;窟之浅者,用折法:当量脉放棺,浅深中半,以比折为义。已上四法,平
地阳龙用之。
突之单者,用挨法:当靠实放棺,以挨拶为义;突之双者,用并法:当取
短放棺,以兼并为义;突之正者,用斜法:当闪仄放棺,以斜仄为义;突之偏
者,用插法:当拨正放棺,以栽插为义。已上四法,平地阴龙用之。
盖者,盖也,有如合盆之形。盖之脉自坤而见于干,盖之法自干而施于坤,
垢复之妙存焉,天地之精见焉。顶薄则舍之,切勿疏略,慎毋苟且。盖小盖大,
则伤其元气;盖大盖小,则闭其生气;盖上盖下,则脱其来气;盖下盖上,则
失其止气;
盖左盖右,或犯其剥气;盖右盖左,或受其冷气,纵得龙穴之妙,必遭横
来之祸。顶薄舍盖云者,舍之不用,非舍上就下、舍高就卑之谓也。此以作穴
言,彼以审穴言,意义自别,穴法不殊,略有差池,难致效验。
粘者,沾也。如沾恩宠之义。粘之脉自来而止于止,粘之法自止而止于尽。
施承之道,攸存化生之意,将着下薄莫粘焉。理法少差,天渊悬隔。粘上粘下,
则脱其来气;粘下粘上,则犯其暴气;粘右粘左,则失其正气;粘左粘右,或
投其死气,纵得砂水之美,终是或承之羞。下薄莫粘云者,弃之不用,非弃低
取高、弃下取上之谓也。苟粘之真的,虽下临长江大河,亦为无碍。工巧岂有
下薄弃粘之理乎?
倚者,依也,如依居之义。倚之脉自上而冲于下,倚之法自偏而傍于正。
傍栖之形既成,变化之道自现。倚左倚右,或受冷;倚右倚左,或犯刚;倚上
倚下,谓之脱脉;倚下倚上,谓之冲杀,纵得局面之奇,必见衰凌之患。本与
挨法相似,但挨法施于突之平,倚法用于脉之直,天精天粹之机,至密至微之
理,非上智其谁能知?
撞者,抵也,如抵触之义。撞之脉自斜而就于正,撞之法自正而就于斜。
斜来之脉既专,专一之情可见。撞上撞下,则气从上止;撞下撞上,则气从下
出;撞重撞轻,则生气虚行;撞轻撞重,则生气太泄,纵得来脉之真,终失正
脉之吉。本与插相似,但插施于突之傍,而撞施于脉之斜。一毫千里之远,江
河几席之间,不可不察。
斩者,断也。斩窃其生气,生气见于息之横。高不可侵顶,顶晕薄也;低
不可近足,足底寒也。是以斩上恐失下,斩下怕失上,斩左右恐失中心,斩中
心恐失左右。细观息象明白,次观穴情的当,然后以斩法施之,则上下左右自
成体段。然息则体之微也,斩则用之广也。若不细察,遽尔投棺,则生气受伤,
子母遭挫,纵得包藏之固,终非可久之道。且息象用斩,其息必小,小则难以
投其大;斩施于息,其茔必大,大则难以容于小。必极到之理能明,斯中和之
义自见。
截者,剖也。剖辟其生气,生气露于息之直。高若侵巅,谓之剖首;低若
站麓,谓之剖足。是以截上恐遗下,截下恐遗上,截左恐失右,截右恐失左。
呵气而成,谓之一息。一息既成,贴于穴体。穴体微茫,切勿轻举。斩之息,
多土意;截之息,多木意。横土用斩,截尽生意;直垂用截,接尽生意。势不
相侔,作用过迥异。若不细玩,遽而轻投,则体用两伤,生气破泄,虽有美润
之玉,恐损雕琢之手。大抵脉息之穴,不可双葬。正谓宁失之小,莫失之大。
此方极当。
吊者,悬也。悬提其生气,生气直奔入于息下,上不可过高,恐漏其气;
下不可过低,恐犯其气。一阴既息,诸阳来复,半在息体之足,半在息体之衬。
气交感而成形,形既完而成穴。左右自无可混,上下最宜斟酌。若不细用心思,
则首受杀伐,足践风寒,左右虽有缠绵,本主自难抵敌。大抵与粘相似,但粘
乃吊之垂,吊乃粘而起,因材施用之道。量职官人之义,须当此处辨之。
坠者,落也,堕落其滴露。生气既完,如果脱蒂。上不可顶脉而扦,下不
可离脉而作。顶不离弦,来意专一;足不离褥,生意直遂。息体丰盛,褥弦展
转,穴星轩昂,吐出泡脉。坠左则就于偏枯;坠右则入于偏驳;坠下则来而不
来;坠上则止所非止。须审吐落之情,并依坠落之法,若有怠忽,必失本体。
亲上要退其刚硬之枯,就下要舒其呼吸之气,高不如吊,低不如粘,是为得之。
正者,整也。整肃其身体,收敛其精神。窟象既小,生气初凝,过于大,
未免伤其元气之真;入于深,岂不伤其细嫩之体?损其元气,则精神不足;坏
其细嫩,则本体不完。古今葬者虽多,未必尽晓此法。是以地吉而人不吉,地
美而人不美也。亦有上下之误,岂无左右之偏,阴阳妙合,归于中正之天。刚
柔相济,止于中正之地。三分损益,一理推行,自然吻合。
求者,度也。量度其大之止,追求其止之真。窟象既大,生气弥漫,过于
大则气流而不专;过于小则气游而不息。流而不专则度之未真;游而不息则求
之未切。虽见窝象,分明下穴,百无一发。是能求之于穴,不能求之于求也。
亦有高低之错,岂无浅深之差。一真吐露,六义均停,一见了然,五行自着。
上不容下,下不必上,斯义得之。
架者,加也。加加于木,故名曰架。窟象既深,下藏阴杀。上而畏风,故
气聚下;下而畏湿,故气泊上。下上受敌,故气凝中。失之于上,难免暴败之
祸;失之于下,必受阴消之患。故当度其乘气之源,定其止聚之基。须先用木
以渗其凶暴之情,然后加棺以颛其融溢之气。水性就下下之阴杀,见木即消;
阴杀侵上上之暴气,遇风即散。生意不穷,嗣续蕃盛。若执夫窝不葬心之说,
是未明通变之方者也。又有一法:破土尺余,四角立石,架棺六合,打墙培土。
此须玄武、高龙、虎压乃可尔耳。天地玄机,由人干运,须凭目巧,总在心灵。
折者,裁也。以斤裁也,以斤裁物,故名曰折。窟象既浅,四顾茫然。立
于上,须要砂水均应;立于下,须看龙虎相登。若无包藏,则杀乘风旺;若有
风杀,则气随风散。风旺则杀愈炽,气散则杀愈侵。故生气之避杀气,犹君子
之避小人,须审其出彼入此之真机,预究其参前倚后之大势,折中其上下,分
按其左右。深不过五,浅不失一,而折之义详矣。大抵正与架相似,而正则架
之深;折与求相似,而折则求之阔,同而异,异而同,少有差殊。则施于甲者
不免施于乙,用于丙者不免用于丁,欲求福祉,恐难致验。
挨者,傍也。傍切其生气。突象既彰,阴脉单现,渺茫无际,恍惚无栖。
无际则居止难定,无栖则捉摸难依。(后厥)须傍藉生生之气,借资化化之机,
上不投其急而暴气冲和,下不受其寒而阴气旋复,此挨之法也。挨与倚相似,
而挨则倚之切;倚与挨各别,而倚则挨之宽。可挨处如种之方芽,龙之将蛰,
当挨处形如转皮,气如仰掌。
并者,合也,合并其生气。突象两彰,阴脉重现,如浮鸥傍母之形,若嘉
粟吐华之势。或两脉显其长短,或二突露其巨细,投其左则情意不专,投其右
则生意不固,情意不专或值阴驳之祸,生意不固乃值亡阳之杀。故须乘其短而
小者穴之,合其大而长者并之,相依不散,理势通同。斯则元辰完固而不伤,
理气合一而不散,大义自觉,无事琐琐。
斜者,切也,斜切其生气。凡见突脉直,下棺骸切莫授首,挨其弦则脉络
不到,就其顶则气势猖强。不到之处谓之退落,猖强之处谓之刚雄。退落则阳
中之阳偏,阳不生也;刚雄则阴中之阴偏,阴不成也。故斜而切之,斜则不直
受其暴气,切则不疏远其真情,凶可去而吉可得,祸患远而福德旺,阴阳相扶,
急缓相济,而斜穴之名义明矣。
插者,下也,下插其生气。凡见突脉之斜,须详作穴之义。迎其来则去处
牵扯,就其止则来处栖迟。故乘其过续之中,插之以枯朽之骨。可插处脉情活
动,如横抛之势;当插处穴情昭著,似直撞之形。生气磅礴,源源不绝,聚气
充盛,浩浩难穷。不绝则情意自专,难穷则功力自大,鬼福及人效验悠远,斯
插法之理致极矣。
○顺杖
脉缓中落用顺杖以正受,谓之撞。穴如龙势软活,脉情逶迤,不藉饶减。
凑脉葬吞,阳来阴受,阴来阳提,直奔直送是也。要下砂逆关前案,特朝胎水,
交结于前,大小横过锁断,作福必大。然不可以棺头正顶其气,恐气冲脑散。
○逆杖
脉急中冲用逆杖,以旁求龙之倚穴,如龙势雄强,气脉急硬,饶减转跌。
避煞葬吐,拂耳枕臂,挫急归缓,斜倚直倚是也。要众山拱固,众水交结,明
堂平正,四兽咸备,作福甚速。
○缩杖
脉甚急,就顶盖曰缩,有如柱剑之聚环头者,谓之降煞穴、坐煞穴、寒桶
漏穴是也。如四山高峻环抱,本山低缠而脉短,打开百会凑紧盖,送拂顶斗脉
葬之,使之乘气。要四兽全备,并不孤露,主后跌断复起,穴前明堂又有一泓
真水者方结,否则粗气未脱,八风交吹。
○离杖
脉甚急就龙虚粘曰离,有如悬笔之垂珠滴者,谓之脱煞穴、抛穴、接穴、
大阳影光穴,悬棺长鬣封是也。如龙雄势猛,卸落平洋,结成盘珠,铺毡展席,
遥对来脉,垒土浮□,高大为坟,便知聚气须用客土堆成,要有微窝靥或草蛇
灰线者方结,否则旺气未平,必主灾祸。
○没杖
形俯面饱用没杖。如肥乳顽金,气脉微茫,乘其所止,开金取水,阔理台
道,端正沉葬,谓之葬煞穴,却不可错认顽硬天罡以误人。
○穿杖
形仰口小用穿杖。如瘦体削木,气脉浅促,串其所来。取宛宛之中,凿孔
穿入,侧撞斜插,横撞深插,谓之被煞穴,却不可错认欹斜扫荡以误人。
○斗杖
山长横体用斗杖。如斗斧眼,然龙势延袤,借堂收纳,于后乐端正之中,
前朝登对之所,贯腰架折,贴脊实倚,重插、深插,谓之驭煞,而拿扯牵弓,
腕蓝扳鞍之穴是也。
○截杖
山长直体用截杖。如骑马脊,然气脉不住,直卸前去,于稍停弱缓之处,
四证有情之所,求觅微窝,随脉骑截,依法造作,谓之栏煞,即直截横截,骑
龙斩关之穴是也。
○对杖
上刚下柔,就刚柔交接处对脉中扦,故曰对。盖居高则峻急,处卑则微软,
乃于高低相代之所,干湿暂判之间,平分缓急,刚柔相济,中正对撞,随势裁
成,使其得宜,谓之中聚撞穴。要左右相登,并无凹陷,穴情明白,生气呈露
方结,不然上泄下陡,难免土蚁之患。
○缀杖
势强脉急,就山麓低缓处顶脉实粘,故曰缀。当脉则大斗,脱脉则犯冷。
乃于息气已脱之前,劲气既阑之后,稍离三尺,缓其悍急,使其冲和,谓之脱
煞粘穴。要四兽皆低,并不凌压,真气滴落,众水有情方结,不然脱气尖脉,
难免泥水之患。
○犯杖
饶龙减虎,犯过脉中,如侵境相犯之犯,即弃死挨生,外趋堂气者是也,
此多乳突结。
夫观龙观其起,明穴明其止。起乃动而生,止乃静而死,死处又寻生,是
名曰生气。故一察其微,乃尽其大旨。象其物而取其事,顺其情而取其理,推
分合以定浅深,明饶减以存克制。倚撞盖粘,体势情意,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担伞
来龙急气,脉直冲中,无乳气穴粘右边,侧受倚其后,托左臂长而明堂宽
展,如人之担伞势也。宜浅开金井,若太深必伤,宜培加客土,填实于茔,必
主富贵绵远。
○正葬
来龙三四节结,穴势既不峻急而缠护,又齐整坐下,金鱼环会,堂气分明。
宜扦正穴,开井放棺,接取真气,坟培高垒,向对中应为的。半纪之间,富贵
双全。
○打开
太阳顽金无纹浪,须打开深圹作窝,约取中堂。金鱼会处,定穴悬棺而葬,
取中小温润气,谓开金取水,发须迟而绵远不败。
○悬棺
来龙脉急而无缓,有分有合,穴结深泥,打开实处而见实土,并内用砖石
结起巨圹,竖四石柱于圹内,悬棺而下。圹前相接金池,放三吉之水,去垒土
成坟,以接生气。
○垒坟
来龙有盖有座,上急下缓,为之坠脉,所以平地生突,突中有石,不可用
工掘凿,似借外城,浅开金井,浮土正葬,垒土成坟,先富后贵之地也。
○大小剜蓝
来龙有情,头高而穴偏,或侧臂顿起圆金,到头入手,有鼠肉受穴,水星
外应,有金水相生之义,为大腕偏受。一伏再顿小金,有迎堂顾祖之意,为小
剜正受。此则不可开井太深,更宜高立坟城,恐来势耸而压穴也。凡术者宜有
裁度,用之可也。
○马鬣封
来龙高冈有窟,窟中有突,突顶正葬,须从穴前挖开,下面吞进,突下安
穴。不可深开钳圹,金骨浅安井内,否则卓棺为吉。葬后培坟,如旧土不动,
马鬣之封微露,不可用砖石结砌,侵损其突。
○回龙顾祖
龙势急硬,过关峡生<鼻勾><鼻合>转回,脉从回面结,顾祖迎堂,宗族皆
转。朝揖玄微,不必拘于真与不真。穴宜高迁,深开金井,谓之黄金登水,墓
登砂是也。
○骑龙
龙神尽处有突兀之结,案迫前砂而穴露,其气不聚,后龙垒来,草蛇灰线,
过脉分明,穴须退后高扦,取骑龙下,深井放棺,填补明堂,以全造化也。
○拿扯
来龙峻急入穴,须有情而堂气迫狭,外山外水左右交结,横观外堂,宽展
气脉,侧受穴用,提起扦之。开井不浅不深,酌中裁剪,容土培就,贴身雌雄,
扯后拿前。葬过一纪,世出富豪特达之士也。
○停驿
来龙高冈脉紧,穴情似有似无,登□□望龙,方明端的。峦头须金水帐脱
下平中小结,入首有铺茵停车驻马之驿也。十字之中,深开金井,高砌坟成,
依法裁剪,自有妙理。
○斗斧
直龙枕险又无缠护,左右前后却有鬼曜,翻身横作,连山取水,以接生气,
情如斗斧拱揖。前朝不许,时师妄为测度,盖出势直来横受,故知之难也。
○担凹
来龙横过转跌降脉,穴情有若蜂腰之势,合天财两头金样,后有正托,乐
于仰掌中直扦。开井不用太深,吞棺三分之一,太深则反伤穴也。前关住堂气
不泄,发福永久,若砂水真去为凶,此天财相似也。
○抱儿
来龙上急下缓,雌雄交度,堂气分明,应案秀出,龙虎面前迫逼扦穴可要
上穿龙虎腰,下取交合水,横抱如人抱儿之状也。
○吞下
其来龙势直落斜,摆屈睁受,穴法宜吞入,开井以聚真气,后应其乐,前
迎其朝,此乃大富不绝佳城也。穴情虽高,葬于前面,再立一虚埙,名吞下,
须要有应托为吉。
○吐葬
来龙降势,状若草露流珠之情,为吐息露珠,侵损则真气散矣。只可粘踪,
小开金井,低垒砖城。若水不流泥,前有秀应,必为巨富贵之地。
○浮葬
其来龙入手,情势低平,夹辅高出,穴中必有曲窠,藏其真气,四水不拂,
八风不吹,宜浅开金井,正放其棺,法不待饶。用客土添培,厚筑其墓,使暖
气相接,真脉冲融,则富贵立至。
○沉葬
来龙情高护矮,降气必然深入,聚气朝应有情,关阑未甚周密,其穴打低
平下夹辅方为是法。开井吞棺三分之一,四旁筑实,可免八风动摇之病,真为
绵远之地也。
○牵牛
土星行龙结穴,入首顿起两顶,左右之山伸出二臂,交度重耸。朝迎有情,
两般行度,深浅高低,依法宜开成方,金井放棺,借取两傍,应乐分肩合脚,
如土牛之合牵也。阴阳妙理,人罕识之,一突情可两穴,如麒麟头上品字是也。
○就饱
来龙气缓,虽结珠块坡穴,大小不均,小面有牙爪紧密,不成局段。大边
饱满而有分合,玄微可就。饱处而扦之,广开金井,深入其棺,坟城小垒,裨
补小边。取堂气坦夷,虽曰就饱而不饱也。
○伤饥
龙来过脉,节节分明,盖下有金,金下有横土,似上非上,中有湾凹或曲
池,不浅不深,庸术狐疑必矣。苟有宾主相投,穴虽有病,葬亦有法:贴脊扦
之,小井纳棺,筑后培前,以补造化,虽曰伤饥而不饥也。
○撞穴
来龙情峻,堂浅坐下,去水撮脚,牵飞到此,多生疑窦。情势可取,须别
立法度,开钳广撞入吞棺而下撞穴,蹲而视之,只见外堂宽展,外砂周密,避
凶就凶,假也灵茔。
○插木生芽
来龙直木插下亦谓之玄武嘴长。纵有正佐,切不可扦,当头尽脉,一扦则
败,绝其中停,必有节木。须于肥厚处开井放棺,挑饶三分,自有生芽之意,
仍须客土培实端正,则根本固而枝叶荣矣。
○牵弓
来龙顶欹转凹,侧寻肥突放送取龙左右臂湾环,有如牵弓发箭之势,中应
分明,于鼠肉处开浅井放棺,有若靶搭正箭,力能远发,应居两旁,棺头必合,
棺脚必分,借倚护弦之力。极为至理,务要前案,湾如张弓方吉,反弓便凶。
 
 
 
            >>更多
·7月8日赣州举办杨公风水学习班
·曾祥裕应邀出席 杨公弟子千年大聚会
·[图文]“有家必有祠”  修祠讲风水
·曾祥裕考察浙江古村郭洞风水随笔
·龙水相交演绎太极星象   山水间布下
·-浙江俞源古村风水探秘
·曾祥裕为浙江新农村建设做风水布局
 
            >>更多
·漫谈 少林寺风水
·白居易自选风水绝地为死后归宿的隐
·曾祥裕:阴宅风水不可小视
·曾祥裕赴广东化州为福主提供风水服
·曾祥裕赴广东中山堪察阳宅风水
·曾祥裕为珠海投产商厂房选址
·曾祥裕为企业家别墅堪察风水
 
 
(一)杨公风水理论基础
1)阴阳五行知识
2)河图洛书、先天八卦和后天八卦知识运用
3)中国风水发展简史
4)晋郭璞《葬书》讲解
5)唐杨筠松《青囊奥语》讲解
6)杨公古法风水入门(含操作规程)
7)唐杨筠松《玉尺经》白话解
8)罗盘知识
9)杨公三合盘以及七十二龙的运用
10)龙水交会内四局和乘外气外四局以十二长生宫的运用...>>查看更多培训内容